31小说网 > 浮醉三生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是联姻还是圈套

第三百六十一章 是联姻还是圈套

“多谢公主殿下厚赠。只是,无功不受禄,初一见面本王就收你如此大礼,似乎是于理不合吧?”无论心里的情绪是如何波涛汹涌、泛滥成灾,萧陌的脸上还是一派冷冷清清,不见丝毫动摇:“这份情谊,本王心领,礼物的话,还是请殿下收回去吧。南诏内宫珍宝,定然不会是什么凡物,本王就不夺人所好了。”

这是楚予珩让他的皇后出面送给自己跟黎烬的大婚贺礼,当然是好东西了。宁玄意暗暗地隔空瞪了他一眼,面上的笑容一如既往:“无功不受禄自然说得过去,可若我南诏有意与王爷你结下一门亲事,那就另当别论了。”说着,她故意顿了一顿,眼看着底下的朝臣都因着这话而露出明显的诧异之色,这才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南诏安平公主兰心蕙质、温柔贤德,深受我君上宠爱,是以,君上打定主意要为公主觅一位嘉婿以托付终身。这不,恰逢先前镇北王爷出使南诏,风姿人品令我南诏上下都不由叹服,实为人中龙凤。故而,君上就动了结亲之意,这才命本宫特意前来,以示诚意。至于这对龙凤芙蓉佩么,”宁玄意将视线落在张德双手托着的那个锦盒之上,语气中的轻描淡写令得这个老人差点儿就抖了手:“不过是我南诏小小的一份见面礼。如果王爷执意不收,那本宫也不好拿回去面见我君上,只当场砸了它也就了事了。”

嘶……几乎是在她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大殿之中就响起了一片倒抽凉气的动静。所有人都注视着眼前这个容颜绝美、行事张扬的女子,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这南诏也当真是财大气粗至极了,这般品相绝佳的美玉,说砸就砸,那也不是普通人能有的魄力了。早听说这个国家虽小,但其国库之充盈程度,恐怕连两三个大雍加一起都抵不上,如今看来,大概是所言不虚了。

同样被这副做派惊了一跳的萧隐自是也想到了这一茬,然而,更让他心有芥蒂的,却是宁玄意方才的那几句话。能令南诏朝野都为之叹服的人中龙凤……萧陌他,到底在出使期间都做了点什么呢?而且,他和南诏、甚至是宁玄意的关系,当真就如同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纯粹么?如果他不曾收买人心亦或是私下勾结,南诏那边至于做到如今的份上么?他不是傻子,楚予珩更加不是,能让那个男人以胞妹相嫁,大约背地里已经有了什么承诺也不一定了。这么一想,萧隐的目光就不禁冷沉了下来,不再关注宁玄意和那对玉佩,他转头瞧向自己的兄弟,活像是一头要择人而噬的凶兽。

感受到了来自侧前方的那股子阴寒之意,萧陌没有动弹,也没有回望过去,他只是望着对面的宁玄意,一张俊美的面庞之上神情闪动,像是不由自主流露而出的意外,又像是竭力掩饰也遮盖不下去的欣喜。总之,他沉吟了片刻,最终才平复了面色,恢复到再也无法令人窥探出分毫的冷峻,可纵然这时间极短,却也足够让一直盯着他的萧隐看出端倪了。

“多谢贵国君上抬爱,能与安平公主结亲,乃是本王之荣幸。”尽管萧陌的回答很是客套疏离,但萧隐还是从中感觉到了他情绪的波动:“既如此,那本王就不再推辞,倒要厚着脸皮收下这份见面礼了。”他能感受到,萧陌在说出这话时,根本一点儿都不勉强,甚至,还有几分隐藏的很好的雀跃和迫切。他的这个皇弟,就连过去钟情于云千雪都克制隐忍到最大限度的皇弟,如今居然迫不及待地想要迎娶南诏地位最高、最受宠的公主……呵呵,人性果然如他所预料的一般,压根儿就是禁不起半分考验的啊。

“张德,还不赶紧把玉佩给镇北王爷送过去。”相当温和地笑了一笑,萧隐就如同世间无数寻常的兄长一样,在这种时刻,忽然就多出了一点儿和蔼跟欣慰的调调:“镇北王府可算是有了女主人了,若是父皇在天有灵,想必也会十分高兴的。远之,你以后可得好好待安平公主啊。”

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萧陌从张德手中接过锦盒,竟也难得地挤出了一丝笑意:“这是自然的,陛下放心就是。”说着,他又朝宁玄意和黎烬拱了拱手,淡笑道:“多谢两位千里迢迢奔走上这一遭。日后本王大婚之时,还请务必来喝上一杯媒人酒。”他在一般人面前,通常都是面无表情、寡言少语的。而今对着宁玄意他们,即便算不上热情友好,那也已然是生动无比的亲近之意了,可见得萧陌对这桩婚事其实是异常满意的,只是碍于性情,并没有表现出太多而已。

“镇北王爷太过客气了。只是安平年纪尚小,成婚之后还请王爷务必照顾好她,多多包涵,我南诏也就感激不尽了。”宁玄意和黎烬同样还了一礼,又尽职尽责地说了一番娘家人该有的关切忧心之辞。双方你来我往,寒暄了个不亦乐乎,萧隐应承得爽朗,心中对于萧陌的狐疑却是越发地深了。

虽然并不明白两国联姻这样的大事怎么在三言两语之间就突然定下了,但眼瞅着上头是宾主尽欢,下首坐着的大雍群臣当然也不能毫无表示。因此之下,在最初恍惚愣神的安静过后,大殿里霎时就充满了庆祝和恭贺的欢声笑语。推杯换盏之间,整场接风宴办得热闹欢庆之至,就连一向冷面无情的主角萧陌也被带动了起来,凡是前来敬酒的,基本是来者不拒,直喝了个面色通红,最终狼狈不堪地被宫人给搀了下去。而始终嘴角噙笑、稳坐上首的萧隐看着这和以往迥然不同的一幕,眼底的冷意却是更加凝起了冰霜。

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执意不娶会迎来这样的一个结果。又或者,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了的一个圈套,而自己,只是刚好顺着别人的意踏了进去,以至于下了这么错误的一步罢了。不过,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轻言胜负呢?等着吧,他总会有办法让这门婚事变得纯粹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