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逃大侠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奴隶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奴隶

俘虏了敌军统帅,意味着炘水国这次攻击气跃国的战斗彻底结束!

东岸,打斗也没有持续多久,毕竟那些人都是百姓里的青壮,不是什么真正的士兵。

起初的奇袭,确实吓到了山头上的士兵,但很快,顶昌下达驰援的命令之后,战场上的局面,就开始反转了。

一万人的奇袭,最后活着的,不到两千人。

因为距离太近,气跃国的士兵,射杀出去箭矢非常听话,大部分都扎入了敌人的身体。丢出去的石头,一砸一条线。

反观东岸的士兵,也有损失。一部分炘水国的青壮,被鼓动的入了魔,为了能获得食物,获得他们统帅嘴里描述的富饶土地,玩命的进攻,冲击到了山头上,和士兵们打一场近战!

近战,在气跃国边界历史上,也时常发生,可在山头上,被敌人攻上来,那是从来都没有的!

占据了优越地形,手里有精良的武器,还有很多石头,被敌人攻击上来,那就是耻辱!

为了雪耻,顶昌部下的士兵,也开始玩命,这才把攻击上来的敌人,都杀了个干净!

曾经,只有屎尿的山头,现在也有了血!战斗胜利的士兵,仰天咆哮,好像被人用血开光了,激活了什么功能!

最后那些嚎叫的家伙,都被顶昌赐了一脚,“鬼叫个毛!抓紧抬着伤兵下去!没有死的,还能自己动的,也都给老子滚下去歇着!其他人来接班,你们还想霸占着茅坑?!”

士兵们笑了,一场大战之后,胜利的喜悦,让他们心里舒坦,下山ꓹ 还有好吃的东西ꓹ 想一想ꓹ 心里又是美滋滋的。

不过,刚刚走了没几步的士兵,就听到他们的将军,一声莫名其妙的话ꓹ “想特么获得更多军功的ꓹ 都给老子安分的休息!回头,跟老子出去溜一圈!”

这话的意思ꓹ 是去打猎吗?可打猎没有军功啊!

士兵们不理解,顶昌也不啰嗦,嚷嚷着他们快点滚下山。

确实还有很多军功等着他们!炘水国这一战ꓹ 还有不少人活着ꓹ 第一次佯攻的五千人,还有这次奇袭活着的两千,单单东岸的山头外面,就有七千人!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而西岸ꓹ 那边佯攻的三千人ꓹ 就是去打酱油的,也没有人伤亡。

这么加一起,在边界的山头外面ꓹ 还有一万敌人!

而且那一万敌人,都没得跑了!因为没有船了!炘水国的船只,绝多大数都被留在了水寨里面!

没有船只,在炘水国就相当于没有了腿,想去哪里?游泳吗?那是累死也跑不远的!

况且,水里啥吃的没有,除了喝个水饱,就没有别的了。

也就是说,山头外面的一万人,必须要收拾掉,不然,时间久了,要么再来攻打,要么就会变成一万具尸体!

河道上,驱赶炘水国的人上岸,是个缓慢的差事,治河士兵挨个船只的驱赶,中途也遇到了抵抗。

有些人,不是死脑筋,而是被传言说怕了,他们以为,上岸就被杀死,干脆,躲在船里碰碰运气,如果没有被发现,就躲过一劫,如果被发现了,那么就在死之前,拉个垫背的!

只是,没有武器的顽抗,那就是在寻思,拿着船桨,打在治河士兵的身上,顶多就是骨折或者重伤,不会造成性命之忧,反而那些出手人,都没有活命的机会。

打扫战场的事情,一直持续到了夜晚。

审问郭琛,结果如何,早就被方涥断定了,“没用的,那个老家伙心灰意冷,啥都不会说的,若是要处死他,可能他还会嚎两嗓子,去找找其他的将领,那些家伙的嘴,或许容易松动!”

不审问,翦老将军不甘心,作为曾经多年的老对手,现在有了最终的结果,不聊两句,翦老将军晚上睡不着觉!

于是,不顾方涥的劝阻,拿了一瓶酒,又让一个士兵,端着很多食物,去了郭琛所在的囚牢。

一般的百姓和士兵,只是捆着手脚,而作为将领,他们的待遇就好一点,不仅手脚被捆,还有占据了兵营里,那少的可怜的几个军法囚牢!

翦老将军到了之后,就让人把郭琛的双手解开,脚上的绳索就算了,因为是铁锁,他也没有钥匙。

“老东西,时隔多年!想不到,你还是这么玩命?!”

见面第一句话,翦老将军也没有怜悯对方依然是阶下囚的身份。

而郭琛,抬眼看了看翦老将军,一个字都没有回,反而对着面前的食物,开启了狂吃狂喝。

翦老将军没有说话,拿着二两五的小酒瓶,小口小口的慢慢品着。

半晌,郭琛实在吃不下,士兵上前,把食物和水都收走,又把郭琛双手捆上,才离开,留下翦老将军单独和犯人说话。

见到没人,郭琛打了饱嗝,很舒服的长叹一口气,“哎!想不到,老夫会是这样的下场!”

“呵呵,我还以为,你打算把自己撑死,这么能吃,呵呵,四个馒头,一碗米粥,你这瘦了吧唧的肚子,真能装!”

“别挖苦老夫,要杀要刮,随便!来痛快的一刀,也行!反正老夫吃饱了!上路也不会饿着!”

郭琛也算是一个好汉,但真的要给他一刀,绝对会令他改改说词。

翦老将军也知道面前的郭琛是个什么货色,领兵来打,哪次不是第一来?哪次不是第一个跑的?!趁着别人还往上冲,他第一个调头跑进人群里,想射杀他?呵呵,把床弩端来都追不上他!

“你行了吧!啥熊样,咱大家心里都清楚,你若是想活命,我给你一次机会,不想活命,就点点头,我这就走!”

“老夫已经是手下败将,还有什么活命的机会?!你们气跃国还真会玩阴的!有那么多艘船,只在国内跑,为何不去攻打炘水国?!你们那个皇帝,还是那么胆小怕事?!那又何为造船呢?!劳民伤财!你们就是衣食无忧,闲的蛋疼!哪里能体会我们炘水国的苦!两只怪物,把水里的鱼吃光了,百姓们只能寻个岸边,偷偷的上岸吃点草!有时候被一些富户老爷看到,那就是被活活打死的命!现在好了,五个月的时间,怪物把炘水国的鱼,还有无忧草,全部吃光了,百姓们没有活路了,那些富户人家,说自己也吃不饱,看着一片片的百姓饿死!哎!老夫本已经在炘水国获得了鬼老之名,本可在京城里挂个散官,混混日子,得点食物,可老夫不忍心看着百姓一个个的饿死!这才带着他们,来打你们这些衣食无忧家伙!这次,老夫来,不是只为了抢你们一点东西,如果我们赢了!炘水国里的百姓,会有很多人来这里,他们可以在这里捕鱼、种田,养育下一代!可...老夫还是输了,真正的战输了!老夫服气,但你们不要残杀他们了,他们都是无辜的百姓!就只是为了一口食物!”

说完这段话,郭琛缓缓的坐起身,对着翦老将军要跪下,祈求能让炘水国的百姓,多活几个。

战争,历来都是无情的,国家不同,身份就不同,命运只能由胜利者决定,而此前,胜利者要做的事情,就杀光所有敌人,绝对不留一个!

郭琛刚刚跪下,翦老将军就站起走到另一个方向,避开郭琛的跪拜。

“我受不起你的大礼!你也别为那些百姓求情,老夫早就退役,这次,只是过来看看老对手,没有想到,会遇到你!”

“老夫已经如此,难道就不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吗?!现在他们,没有别的想法,只要给一口食物,就能老实的给你们干活,就算把你们贡为神明,他们也会愿意的!”

郭琛还在祈求,他被关的地方,没有和百姓一起,他在兵营里,而那些百姓,都在兵营外,也就是方涥昨日投放米粮的草场。

距离,让郭琛不知道外界的情况,之前他因为战败而心灰意冷,也没有心思关心别人,现在,他吃喝喝足有精神了,才想起那些百姓的死活。

翦老将军笑了,“你说的那些百姓,现在都是我们气跃国的奴隶,正如你所说,他们要为我们做事!所以,放心吧,他们在你吃饭之前,就已经吃了!”

“奴隶?!”这个词,郭琛不陌生,炘水国也有奴隶,那是每次向外打仗,虏来的女人。

如此,时间久了,在炘水国人的思维里,奴隶只会是女人,而外面,还有很多男人和孩子以及老人,那些人又是什么?!

郭琛很不理解,望着翦老将军,翦老将军也看出了他的疑惑。

“呵呵,之前,就关于奴隶一事,你们的百姓也误解了,现在都和他们解释过了,和你也说说,并没有什么干系!奴隶,在气跃国并不多,我们这里,女人叫丫鬟、叫奴婢,男人叫下人、仆人,好一点的叫家丁,呵呵,我们分的很细,没有你们那么残暴的虐待,无论是什么奴籍,多数都是干活好,生活就好,除非遇到了刁蛮或者没有人性的主子,才会受到虐待,但那是偶尔的情况!”

翦老将军把气跃国的奴籍,说的好像是天堂,可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美好!

郭琛听出了翦老将军在吹牛,两国敌对已久,互相派的细作,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谁不了解谁?!

“哼!少在老夫这里吹嘘!你们气跃国没有这么好!呃...或许你是好的,但不能代表别人!”

“哈哈哈,被你识破了啊!尴尬,呵呵,那个什么,你如果想活命,我真的给你机会,相信我,机会真有,但就一次!”

被人拆穿了吹牛,翦老将军老脸有点红润,加上又喝了点酒,这人的思维就比较活跃,两句话,就把丢人的事情带过去了。

郭琛第二次听到有活命的机会,有点动容了,低声的问了问:“老夫如果可以活命,我的那些部下,是不是也可以活命?!”

“唉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呢?!现在你们所有人,都是自求多福,老夫来询问你,自然有人去询问他们!谁的命,谁自己做主!你求了他们活命,万一他们偏偏要死呢?!所以啊,别扯旁人!就说你自己,是要死还是要活!”

“如何活?!说说看,能做到,老夫自然是要活着!”

“好!呵呵,想活命,就给我们带路,顺便,见到炘水国的人,都给劝降了,我们也不想杀人,只要他们按照我们的要求,来气跃国做奴隶,不仅不杀他们,每个人都有饭吃!当然了,我们军长说了,奴隶也不是世世代代的,只要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女,以后能考试通过,都可以除了奴籍,是种田还是做买卖,甚至是当兵,都可以!”

“考试通过?!何意?!求说个清楚!若是做奴隶有希望变成良民,那么老夫,这张老脸,去为你们劝降有何不可?!”

“考试嘛,就是考试咯,老夫前不久也考了,呃...当然,奴隶的考试比较多,品德是至关重要的,还有要识字读书,总之比较多的!但,绝对会有人考过的!不会故意拿出难题来刁难谁!你想想,你们都是奴隶,然后都变成了气跃国的子民,我们气跃国会越来越壮大,那些无辜杀死奴隶的恶行,也就你们炘水国能做得出!”

“你!别把你们气跃国说的多么好!死在你们这些老爷手里的奴隶,也不少!至于你说的考试,老夫没有听闻,敢问是皇帝新弄的,还是你这个老东西,胡诌的?!”

“呃...不是皇帝弄的,也不是我这个老东西胡诌的,而是我们军长,刚刚才提出来的!你问这些也没有意义,我们军长说话,就算他说能把月亮摘下来,老夫都信!当然,要你相信,需要点时间,不如这么着吧,你们炘水国现在粮尽,留在炘水国也是饿死,不如为了活命,都来我们气跃国,哪怕是做个干活的奴隶,也比饿死要强吧?!”

“好!老夫答应你们去劝降!何时出发?!”

郭琛以为问完这句话,他就能好好得睡一觉,最近一段时间,天天愁吃的,又要殚精竭虑的准备开战,脑子累的,迟迟没有休息好。

可惜,他的想法落空了,如果他选择死,那可以睡很久,但选择是了活,呵呵,那就要干活。

“现在就出发!”翦老将军为了彰显他的能力,能把敌方统帅说服的功劳,对着外面大喊着:“来人啊!把他拉出去!交给顶昌和江根!把山头外的家伙,都给劝降!”

“等等!老夫还要休息,这么晚了,你叫老夫上哪找那些人?!喂喂喂,别拉,老夫自己走!”

郭琛没有想到的事情太多,刚吃饱,就要干活,这做奴隶的命运,立即体会到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