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大汉大忽悠帝 > 第481章 朝廷版折翼之策

第481章 朝廷版折翼之策

第481章朝廷版折翼之策

……………………………………

从荆南马不停蹄地赶回武昌,刘备接连拜见了刘协与袁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回到自己府中之时,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要散架了,却是心情郁郁,依旧不得放松片刻。

原本说好的,“刘氏三牧”是对抗北朝最大的依仗,可是现在呢?一个想自立,一个想夺权,一个就是守门犬,仅新野一仗便吓得瑟瑟发抖,寝食难安。

往后究竟该怎么办?

别说北伐中原,恢复正朔制度了,就是眼巴前这个局面,想守住大江以南怕也是不可能,难道只有慢慢等死么?

刘备“不开森”,简雍觉得自己有责任安慰安慰,便命人整治酒菜,与刘备边吃边聊。提起当前局势,刘备不知该从何处破局,简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口说道:“归根结底,还是各有私心,争权夺利嘛,人之常情,即便是兄长……”

简雍忽然住口不说,与刘备深情地对视一眼,刘备那个小眼神好像是在说:你娃可别瞎说啊,我可是汉室宗亲,一心为国。而简雍的小眼神则是说:明白,明白。

抽了一口酒,简雍嘬着牙花子寻思片刻,而后才又说道:“兄长,其实益州之事无需烦忧,倒不是因为它偏安一隅,无关大局,而是说我们不容易得到,北边同样也不容易得到。将来等到荆北、淮南各地战火烽起之时,只需至尊派一天使,许刘君郎一个高位,甚至是封公封王,拉拢一番。然后言明厉害,要他趁机北伐汉中,牵制住汉正军一部分兵力即可。如此,即便刘君郎不愿为我所用,有汉中相诱,也实为我所用。”

这话说的在理,刘备深以为然,竟然亲自为简雍斟酒,请他接茬往下唠。

简雍受了这一杯,大大咧咧地半倚半躺在坐席上,既而又道:“至于说陈王讨封这件事嘛,主要就是武昌这些草包害怕陈王官职太高,反过来呼喝他们。可是他们也不想一想,人家有扬州在手,兵强马壮,就算不给人家封官,人家能听他们的么?所以呀,此事的关窍在于,如何稳住武昌这些草包的心,以免他们再阻碍联合。”

刘备心里话说,你娃能别草包草包的吗?这话要是传出去,咱得得罪多少人?

“若依宪和来看,此事该当如何?”

“结亲。”

简雍很肯定地说出两个字,而后又解释道:“袁家四世三公,名望隆重,自然是不需也不愿以外戚身份巩固地位的。但是太傅手下那些人呢?比如卫将军,不其侯,若是他们能与至尊结亲,以外戚身份巩固地位,还会顾虑陈王职高么?”

“妙,妙啊!”

刘备大喜,连忙又为简雍斟上一杯酒,殷切地问道:“那接下来,咱们又当如何?”

“徐州!”

简雍慷慨言道:“陶恭祖老而昏聩,治下无能,兄长当亲往彼处,取而代之。如此,北连青州,南接扬州,以东南包围之势,向北朝施压,以解荆州之危。同时,又可使兄长坐拥一州,左右逢源于太傅、

陈王之间。重要的是,唐小娘至今未有音信,兄长此去徐州,正可好好打探一番。”

话说唐嫣之父唐瑁,卸任会稽太守一职之后,原本是要转回颍川老家的,但是路上不太平,走到徐州之后就不敢再走了。正巧,东海相徐璆与唐瑁是故旧好友,于是便在徐璆的庇护下,在东海安稳下来。

按照原本与刘备的约定,唐嫣盗取传国玉玺之后,就是要以寻父之名前往东海的,而后便可赶往荆南,将传国玉玺送到刘备手里。问题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唐嫣始终不见踪影,传国玉玺自然也没有下落。此事干系重大,偏偏刘备这个女婿还是没有经过认证的,也无法上门询问唐嫣下落。

所以,这件事便成了一件不为人知的的刘备的心事。

但是简雍作为刘备的心腹兄弟,却是知道此事内情的,再所以,便为刘备谋划了这么一个合情合理,一举两得的计策,让他亲身前往徐州一探究竟。

刘备闻言,豁然开朗,竟然起身向简雍深施一礼。

次日一早,刘备便匆匆再次来到太傅府,将简雍的计策向袁隗转述了一遍,当然,“草包”二字自然是省略了的。袁隗听罢,也觉得大有道理,董承、伏完二人更是欣喜无比。

如今汉室正朔的军权主要就掌握在杨奉、董承、刘备手里,董承已经是袁隗的心腹小狗腿了,主要保护着武昌以及汉室忠贞之士们,而杨奉则像一条撒出去的野狗,已经不那么听话了,这也是袁隗这帮动嘴皮,耍心眼的人以前没有料到的,因此也就对那些领军之人多了一些顾忌。

所以刘备的态度在此刻看来,显得尤为重要。真不愧是汉室宗亲刘玄孙哪!处处为汉室着想,因公忘私,不辞辛劳。

不仅如此,刘备还在简雍的计策之外,又向袁隗建言,说咱们不仅要联合刘氏三牧,青徐二州,还可以联合交州士燮、新州马腾、鲜州公孙瓒、吉州公孙度,甚至是辽东的黑山军以及塞外的鲜卑人,把所有能够联合的力量都联合起来,一起讨伐北朝伪帝,如此咱们的声势才能更浩大,力量才能更浩大,赢的机会也才能更大。

袁隗深以为然,决定立刻派出使者,联络各处,然后便答应刘备所请,命他亲往徐州,联络陶恭祖。

…………

陕州,汉中。

中吏部左副部长国渊亲自作为传诏天使,来到汉中已经有好几日了,但是由于道路不宁,无法前往益州,所以只得在此停驻下来。

国渊此次所传的诏书,乃是调益州牧刘焉入京,任军府右统一职。当然了,这只不过是一个名义罢了,刘焉要是肯乖乖听话,也就不会道路不宁了。

其实早在国渊到达汉中之前,陈冉就已经接到了攻取益州的命令,只不过因为益州山势险峻,道路难行,所以这一仗必须要多动动脑筋。

在发生了反叛事件,确定还需再打一仗之后,参谋总部便一直在研究战略部署。当然了,这么大的责任与功劳,不能都推到戏志才一个人头上,所以,便是刘汉少再次设立最高统帅部,带着皇

甫嵩、高节、吴匡、戏志才、以及贾诩、郭嘉、韦光正,众人一起研究的,群策群力,人多力量大嘛。最高统帅部招收后边这三位,主要是为了提供分析情报,虽然搜狐一分为三,又成立了“天猫局”与“酷狗局”,各司其职,但是他们的部属分布那么广,情况又错综复杂,哪能说分就分得开呢?

在部署战略之时,皇甫嵩、高节都主张以堂堂之师,中路突破,刘表包庇朝廷叛逆便讨伐刘表,刘宠包庇朝廷叛逆便讨伐刘宠。但是戏志才和郭嘉都觉得可以出奇制胜,现在天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这一伙朝廷叛逆身上,要是咱们出其不意,断其两臂,效果岂不是更好?

两臂,那便是青州与益州。

刘汉少倒是没说出刘焉快要死了的话,只问是不是能够稍缓攻取益州。

然而贾诩好像窥破了天机一般,反而谏言说益州绝不能缓,因为这个地方的地理太特殊,不管是谁守在这儿,都会大费周章,如今有刘焉在,反倒好取益州,毕竟他的儿子们都在京师。并且,假如咱们率先取下益州,虽然这个地方偏安一隅,进出不易,但是咱们可以派一支偏师沿着大江,顺流而下,能够直接将荆扬一分为二,使敌人难以再借大江之险,对抗朝廷大军。反过来说,万一让别人蹿进了益州,加强防备,这仗可就有的打了。

后边的话贾诩可没敢继续说,事情不是明摆着吗?如果让朝廷叛逆那帮人蹿进了益州,哪怕别处的仗都打完了,单单是一个益州或许也能再打上几年、十几年的,那可就与当初谋划此次反叛事件的初衷背道而驰了。真到了那个时候,贾文和绝对就是罪臣一个!

说来说去,这个逐渐被确定下来的部署方案倒有点像白波贼郭太当初在高陵制定的那个所谓“折翼之策”了,只不过郭太是想猛攻高陵,诱使池阳、万年出兵救援,歼敌于野,而最高统帅部则是先敲山震虎,吸引到足够的目光之后,再突袭益、青,折其两翼。

正因如此,王闹闹在给俄吉勒下令攻打新野的时候,一定要他干的漂亮点,而针对于青州乃至整个东南防线来说,臧霸的态度便显得至关重要起来,所以也才有了全柔前往开阳,收编臧霸一事。

刘表还躲在荆北瑟瑟发抖,袁隗还担心别人比自己官大了怎么办,刘宠觉得只要自己当上辅国大将军,挥军向北,必定摧枯拉朽。尽管听从简雍的建议,刘备立刻带着简雍、刘封等人顺江而下,前往徐州,但是此时琅琊游击大队已经秘密成立了,并且由藏霸亲自率军向东,征讨琅琊相萧建。

藏宣高此刻肯定也想不到,就凭自己这张糙脸,在不远的将来,不仅会变成袁术与陶谦争夺的宝贝疙瘩,更会成为北边与南边“或争取、或消灭”的一个关键。这也是让全柔给忽悠住了,早知如此,咱还用得着干游击大队长吗?直接弄个师长好不好?

然而,就在短视之徒还盯着新野的烟花,长远之辈已经瞄上了徐州的位置的同时,益州却偷偷摸摸的忙活了起来。但问题是,打一个新野,能够漂漂亮亮的,打一个益州,又该怎样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