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风中的甜味儿 > 第554章 好男儿志在四方

第554章 好男儿志在四方

戊子鼠年春节平平淡淡地过了。

木德钱家堂屋里又摆满了许多家具。电视柜、沙发、冰箱、洗衣机等一应俱全。

俊哥儿和柳玉洁这对新婚夫妇,还继续沉浸在如胶似漆的甜蜜之中。他们计划着,过几天出去旅游一趟。

木一和金百合他们初七就开始上班了。

而小杰与大家分别的时刻也快要到了。

2月22日,星期五,农历的正月十六。小杰打电话给木一,请他回来吃饭。因为过了22号,23号他就要出门了。

这小杰因为俊哥儿结婚的缘故,千里迢迢地从拉萨赶回来。这还才呆了多久,就要走了啊?虽然他回来的时候,木一的心情并没有太大的激动。但是,眼看着小杰就要走了,心中还是十分地不舍。

一家人回到瓦塘。金百合和柳玉洁忙活做饭去了。海万秋带着小乐乐耍。木一、小杰和俊哥儿他们仨兄弟自然是要陪着木德钱打“斗十四”耍的。

父子四人先打了一会儿“斗十四”。金百合她们便把饭菜做好了。其实大部分的菜还是俊哥儿结婚办九大碗剩下的。最新鲜的要属刚从地里摘回来的白菜苔了。这个煮白菜苔特别好吃。不仅有白菜的清香,还有冰雪冻过的甜味儿。

吃饭的时候,大家免不了喝上几杯。酒儿一喝,父亲的话匣子便打开了。

“小杰啊。现在大哥和俊哥儿都成家了。就剩你了。你也长大了。有些话,我这个当爸爸的还是要给你说一哈。你也不小了,这次出去了啊,遇到合适的人就不要错过了。不然一混就把心耍花掉了,把年龄也混大了。以后就不容易成家了。”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晓得了爸。”小杰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杰啊。西藏那么远的,你还要回去啊?”

小杰听到母亲这样问自己。他也在心里这样问自己。可是现在他不回拉萨去,他又能去哪里呢?拉萨虽然不大,但是毕竟是西藏的中心。各种条件相对于西藏其他地方,还是要好很多的。

而且,说句心里话,那些藏民给自己的感受其实是很淳朴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有了见识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是,什么地方没有那么一些人有自己的想法呢?

只是,自己最开始去西藏,是想净化自己的心灵,想冷静地思考清楚自己这一生究竟该何去何从。等自己真正到了西藏,到了那个大家认为离天最近的地方。自己才真正明白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残酷。可惜,在西藏树是极少的,比人还少。

那些在游客眼里的湛蓝天空,其实晴天的时候紫外线那是极其强烈的,甚至会让你晒出皮肤病来。有时湛蓝天空也会变得狂暴。暴雨暴风暴雪,说来就来。大自然肆意地展示着它神圣不可侵犯的力量!

洁白的雪山,纯净的冰雪湖泊……其实是美得只适合神仙居住的地方,而对血肉之躯的人类来说,绝大部分地方其实都是不适合人类居住和生存的生命禁区。

在西藏的许多地方,都有天南地北的游客和生意人,不过生意人最多的是四川和重庆的。尤其是在拉萨,很容易给你一种错觉,这不是在西藏,而是四川某个地方的某条街……

让小杰觉得有意思的是西藏也有啤酒厂,生产的青稞啤酒还别有一番风味儿。不过对许多不懂行的人来说,西藏的牦牛肉干,基本上都是旅游之后必带的“土特产”。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大部分的牦牛肉干,其实是四川成都或者其他地方生产的,然后批发到拉萨来零售的。口味巴适,也不过是“添加剂”加得多。真正的风干牦牛肉干,还是自己去藏民家里买来带回来的那种。

到了那里才真正明白,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无论到哪里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挣点儿票子。自己在拉萨也交了些朋友ꓹ 大家合伙开了个舍得酒专卖店ꓹ 生意马马虎虎,还是有钱赚。只是,自己赚了好多钱,也没有必要讲出来。不然的话ꓹ 会给人一种显摆的感觉。那就不太好了。

虽然看到大哥和大嫂都是在政府部门里上班,但是他们的那点儿工资也实在是太少了。现在一家人除了还账,什么好东西也不敢买一点儿来吃,就连过年的衣服好像也就只是给大嫂和小乐乐买了一身,大哥自己还没有买。想一想,这工作也没有什么意思。也就只是糊个口而已。

看看自己穿的衣服还是阿迪达斯,这一身上下还是好几大千。小杰的心里便有了一些骄傲和自豪。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条条大路通罗马。对,就是这句话。假如“罗马”就是“好生活”的意思。那就是,无论干什么工作,无非都是为了过“好生活”。

不管在别人的心里“好生活”是一个什么标准。起码,在自己的心里,觉得“好生活”就是想吃什么就买得起什么吃,想穿什么就买得起什么穿,而且不会因为心疼钱而舍不得买。这就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来做支撑。显然当个什么公务员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还是要做生意才来钱。

只是,自己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这些想法说出来。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小杰笑着回答母亲。“当然要去了啊。好不容易在才在那里立下脚。等我好好干上几年,挣到大钱。就把你们接起到处去耍一下。好好看看我们国家的大好河山。真的,我们国家太大了。东部有东部的风彩,西部有西部的风景,北部有北部的风光,南部有南部的风情。真正的是祖国山河无限大美啊!”

小杰的话把父亲和母亲说得是心头一热。母亲连连夸奖还是小杰最有本事。差不多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这让木一和俊哥儿都有些尴尬。确实也是。木一和俊哥儿都还没有出过四川,算是井底之蛙、土包子了。对外面的自然风景也好,风土人情也好,风俗习惯也好,都还仅仅是停留在地里课本的教条上。离古人所云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还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对于社会上的事情。木一也没有什么经验可教小杰的了。木一的圈子已经狭窄到了西龟县的安全监管这一小小的范围内了。他的主要时间和精力都耗费在了这里。剩下一些也都用在了照顾小乐乐,还有就是想方设法节省钱来还账了。对于诗和远方,只能深埋在心底,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了。眼下,只有孩子的尿不湿,还有放在债主手里等待赎回的欠条……

“来来来。大家把杯中酒干了。好好陪爸爸打场‘斗十四’。这明天二哥一走,就不知道何年何月再有机会坐在一起打斗十四’了。”

俊哥儿的话,把大家都不愿意去触碰的“别离”给触碰到了。一瞬间,大家的心情都变得有些沉重了。

“不要慌嘛。爸爸、妈妈、大哥、大嫂、二哥,他们都还没有说话。你硬是在慌个啥子?”

柳玉洁说了一下俊哥儿。

俊哥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自嘲地说道:“我是慌着赢大哥、二哥他们的钱。”

俊哥儿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小杰。你也出去闯荡江湖了。大哥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天下的路有千万条,甚至比千万条都还多。但是,尽量去走正路。也就是去走‘白道’。因为‘白道’是最好走的道路。就算你此道不通,还可以回头,甚至换一条道走。但是,如果走上了‘黑道’,那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而且‘白道’与你为敌,‘黑道’也与你为敌。大哥现在虽然喝了点儿酒,但是说的绝对不是酒话。”

木一说的是确实不是“酒话”。他说的是他自己的人生道路选择。

“好的。大哥你说的话,兄弟听明白了。也记心里了。请大哥放心。兄弟哪怕是去讨口,也绝不走‘黑道’。”

两兄弟把酒满上,干了一杯。

“对的。好男儿志在四方。但是要听你大哥的,要走‘白道’。不要把路走歪了,走到‘黑道’去了。”木德钱也补充到。

俊哥儿见大哥和二哥干了一杯。赶紧给他们把酒满上,又把自己的酒满上。给大嫂和柳玉洁也把饮料满上。端起酒杯说话了。

“爸爸妈妈、大哥大嫂、二哥。兄弟其他的话也说不来,话在酒中,酒中有话。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祝大哥大嫂工作顺利!祝二哥早日发大财!下次回来给我们把二嫂带回来。也祝我们自己财源广进!干了!”

在俊哥儿提议下,大家又干了一杯。

木德钱和海万秋看到儿子媳妇还有孙子,也算是一大家人了。木德钱突然说了句。“我们现在就不拍全家福了。等以后小杰把媳妇带回来了。你们大家都有了小的。我们一大家子再好好地拍上一张全家福。”

大家都说“好!”。

“哥。你们慢慢喝哈。我把小乐乐领到烤火哈。有些冷。”

“我说也是。你们几个有什么馊话烂话说不完的,赶紧把饭吃了。去烤着火说嘛。这脚都要冻麻掉了。”

母亲大人发话了。大家赶紧把杯中酒干了。撤到炉火边围着烤火。

木德钱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他看了看大家又忍了一下。

俊哥儿看到父亲这样。便说:“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啊?将就大哥、二哥都在。你就敞开了说。免得以后他们走了,我们两个又在屋里扯皮。”

“有啥子好扯皮的啊?什么事情商商量量地做就是了啊。”小杰接过话说。

“就是啊。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要扯皮的呢?把话说明白了。就好了啊。”木一也说。

“也没什么。今天当着你大哥、二哥的面。我们两父子把话挑明白了。你也成家了。以后呢。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成行,乱花钱了。”

“我哪里不成行了啊?哪里乱花钱了啊?”俊哥儿对父亲的指责很是不满,声调也高了起来。

小乐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地说话,她可能是以为吵架了。小嘴巴一瘪一瘪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眼看着马上就要哭了。金百合一边哄小乐乐,一边对大家说。

“你们说话小声点儿哈。不要把小乐乐吓着了。”

“俊哥儿。我不是说你。我是关心你。你挣钱也不容易。风里来,雨里去的。这个冬天,你的手、脚、脸、耳朵,哪里没有冻来生冻疮啊?挣钱来之不易,要好好珍惜。不要花在不该花的地方。这成了家,以后要用钱的地方还多。你说现在我们还在,多少还可以帮衬着你一把。要是以后我们不在了你怎么办呢?”

父亲大人的话,充满了浓浓的慈爱。只是,在俊哥儿的耳朵里听来却是那么地刺耳。他很不耐烦地说。“晓得了。晓得了。”

“俊哥儿。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小杰忍不住也说了俊哥儿一句。

“好。打住。打住。二哥,对不起了。我失态了。咱们不说这个了。说一下以后这个生意怎么做。”

“你说你想怎么做嘛。”

“我的想法倒是简单得很。我和柳玉洁也成家了。这年也过完了。我的意思就是,爸爸就退出来不要做了。让柳玉洁来接手卖饲料。我呢去买个面包车来,拉货也方便。主要是跑运输生意也好,这样就可以多挣一些钱。”

“那小柳不教书了啊?”海万秋问到。

木德钱听俊哥儿这样说,他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已经做熟了这饲料生意。他是不会放手的。毕竟自己做着生意,手头有钱。打打小牌、抽抽烟,也很方便。这要是把饲料生意放掉了,自己去做什么呢?又哪里拿钱来维持现在这样的小日子呢?总不可能现在就去逼老大家拿钱撒。关键是逼了他也拿不出钱来。他家还在“翻老虎山”。

“哦。妈。我只是在幼儿园临时代课的。如果爸爸退出来了。我就回来接着卖饲料。”

大家一听便明白这俊哥儿和柳玉洁肯定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幺幺啊。你们听我说。一来小柳她不熟悉这些老客户,二来她也不会说彝语。我们主要还是做得彝人的生意。我呢会彝语,好多事情用彝话和他们一说,这生意就招揽过来了。小柳你接手的话,就只能做汉人的生意。但是,俊哥儿也清楚的。这汉人的生意不好做。人家都是有稳定的店家的。你们大家说,是这个道理不?”

俊哥儿听到父亲这样说,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父亲见自己的话奏效了,又接着说:“我把这个饲料摊子守到。等把小春收了。又把田地租出去。地就要点儿租金。田就不要租金了,让租田的人把大春的稻谷一家一半,小春就他自己要。这样就有粮食吃了。然后在自留地里随便种上一点儿菜。这生活就过起走了。小柳继续去代课,还有一笔收入。”

“我这里也多多少少可以给你们挣一些钱。虽然我打点儿小牌,混哈日子。抽点儿烟,花点儿烟钱。但是也没有伸手向你们哪个要过一分钱。要是我也和其他那些不日毛的人一样,什么都不做。光是伸手向你们要钱。你们也恼火。你妈就安心地去带小乐乐。等你家有小的了,小乐乐也差不多大了。你妈又回来帮你家带。”

木德钱给大家描绘了一幅他设想的“景象”。

听到这里,俊哥儿便明白父亲大人是不会退出饲料生意了。便说到:“那我买车的事情怎么办呢?”

“这个啊。等一哈。再买嘛。”木德钱说。

“俊哥儿,你买车还差多少钱啊?”小杰问。

“也差得不多。就两三万。”

“那这样嘛。等什么时间你去把车看好了。差好多钱你打电话给我。我借给你。”小杰给俊哥儿表态了。

“啊!那真是太好了。我先去把驾校名报了。把驾照拿到再说。”俊哥儿兴奋极了。

这是一幅皆大欢喜的美丽画卷。事情也说得差不多了。大家便把桌子擦干净,把“斗十四”圆起,陪父亲大人打牌了。

这一打,就打到了凌晨。小乐乐都放到俊哥儿他们床上睡醒了一觉。

木一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而输钱的人,也就只木一一个。这便是最经常的状态“三捆一”。

等木一把兜里的钱输完了,四个衣兜一样重的时候,牌局终于结束了。

父亲大人很是高兴。“哈哈哈。老大,怎么样啊?把你打干了吧!”

“打干了。打干了。”

“小杰你赢了好多啊?”

“不多。就几十块。”

“俊哥儿呢?”

“我也是几十块。”

“哈哈哈。我还是大赢家了哦。赢了一百多块。”

木德钱一边笑,一边把赢到得钱拿在手里数……

金百合把小乐乐抱起来用背带系给木一背着。小杰和俊哥儿把木一一家送到大门口。大家相互说了些祝福的话、鼓励的话。依依不舍地道别。

木一一家人打着电筒回金家大路去了。

小杰和俊哥儿回到院内,把院门锁上,回去休息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