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大明从慎重开始 > 第501章 它不是丹药

第501章 它不是丹药

严成锦下了值,路过惠民药局。

派何能去打探医舍的消息,很快回来禀报:“少爷,汪大夫已治愈了十八例,还差两人未痊愈,谈允贤治了四例,皆为女子,还是汪大夫厉害!”

汪机四处看诊,鲜有时间看书。

而谈允贤久在闺中,只能靠看书来增进医术,诊病的次数极少。

明日是最后一日,毫无悬念,汪机治愈十八例,说明开的二十个药方,有十八个可用。

而谈允贤开的药方,仅有四个奏效。

汪机胜了。

府上的专用大夫,还得用汪机。

翌日,惠民药局的门前水泄不通,士绅和百姓来看热闹,人比切磋当日,还要多一倍。

严成锦从惠民药局门前路过。

王不岁迎上来,堆着笑意:“严少爷找小人?”

“从今日起,汪机的身价,再涨十两。”

严成锦说得很小声,怕被周围的士绅听见,当场打死他。

王不岁捂着嘴巴狂笑:“会不会太少了?小人想涨二十两。”

士绅畏死,一年到头,也不见得会病一次。

病一次交四十两银子,对大多士绅来说,也不多。

如今汪机就是惠民药局的招牌,连陛下都承认了,坊间的大夫,哪有敢不服的。

来找汪机瞧病的人,都排到两个月后了,你有银子还得看我愿不愿意瞧呢。

价高者得,无可厚非。

严成锦却摇头:“凑够五十两吧。”

“……”王不岁。

早朝,百官鱼贯走入殿中。

还不等内阁和六部禀报,弘治皇帝率先皱眉道:“南方疟疾肆虐,朕想将屯田营撤回京中,但疟疾不可置之不理,卿等有何良策?”

若朝廷开垦南方腹地为粮仓,不管是征讨鞑靼,还是征战海外。

都有十足的把握。

明朝和鞑靼的征战中,很多败仗,是由于前方征战,后方断粮。

文官们缩减了九边的支给,导致士气衰弱,仗还没开始打,士卒就跑了一半。

严成锦仔细思考了许久,才缓缓道:“都察院请乞,不可撤军!”

都察院来上朝的,实则只有他和郑乾,其余人等皆到地方任御史去了。

说是都察院请乞,实则也是这小子请乞。

兵部尚书秦紘冷声道:“当下减避伤亡,才是良策。”

“疟疾今日出现在南方,若明日出现于江南,兵部让百姓撤出江南不成?臣以为,撤军,不如攻治此病。”严成锦郑重地道。

弘治皇帝道:“严卿家是说谈允贤提及的那味药?她与汪机的切磋该揭榜了吧,据朕所知,谈云贤的医术不如汪机。”

李东阳等人颔首,昨日商讨过了。

严成锦知道陛下误会了:“臣并非指谈允贤一人,而是汪机和谈允贤合力,一月内制不出来,再撤军不迟。”

一月再加上运输到南方的时间,需两月,早已全军覆没了。

弘治皇帝摇头,郑重道:“万数士卒的性命不可儿戏,朕给你十日,若研制不出药方,就撤军。”

若真能应对疟疾,实乃大明之幸。

严成锦目光流转。

出了宫,来到惠民药局。

惠民药局前,仍有许多前来看热闹的百姓。

汪机对比试的结局,并未放在心上。

只是,他的身价又涨了,有种德不配位的羞耻感。

“不知小姐前来,所为所为何事?”

谈允贤问:“汪大夫医术过人,为何会醉心于……壮阳药物?”

汪机羞于启齿:“这是…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大人的旨意。”

正在此时,一个面貌清秀的书生走进诊房。

严成锦深深地看了汪机一眼,汪机忙低下头去。

他并不浪费时间:“南方肆虐,陛下命你,七日内,制出疟疾药方。”

汪机面色僵硬,疟疾不是一般的病可比。

七日时间怎够?

谈允贤蹙眉:“谢会长,小女医术不如汪大夫,却也知七日不够。”

汪机却微微躬身:“学生遵旨。”

严成锦满意地点点头。

诸如宋景和汪机讲道理,总是很好沟通。

“不必研制,据本官所知,药方在医书中有记载,你入宫找找。”

太医院存放着大量的医书,多为孤本。

汪机听了后,当即进了宫。

这两日,百官听闻南方之事,劝谏弘治皇帝早日撤军。

疟疾是天怒,汪机终究是个人,能治才怪。

萧敬为难道:“陛下,翰苑那群老臣又来请陛下开办醮斋了。”

“哼,一个个终日想着找朕的麻烦,不见。”弘治皇帝摆手不见。

“汪机可有进展?”

萧敬忙道:“汪机正在太医院翻阅医书呢,严成锦说,治愈疟疾的药,早已记录在医书种。”

弘治皇帝诧异地抬眼:“严成锦不懂医术,他哪儿知道?”

“奴婢也是这么想的。”

汪机在太医院呆了一日,请御医们找治疟疾的医术。

黄更年抱怨道:“古人若能治疟疾,我等会不知?汪大夫听谁说的?”

汪机也有点忐忑,严大人对医术一窍不通。

又岂会知道医书中有记载?

“严大人……”

黄更年来到都察院值房,面见严成锦:“翻阅了太医院的古籍,找不到眼大人说的书。”

可以肯定,后世治愈疟疾的药,就在古籍中找到。

若此时找到,前后将差五百年。

“你觉得本官为人如何?”

黄更年抬头望了他一眼,道:“严大人为人谨慎,深谋远虑,从不欺骗认,那下官再找找……”

汪机翻阅典籍,在紫红色的书柜上,找到一本巴掌大小的书,名为《肘后急备方》。

“刘大人,学生找到了!”

刘文泰有些失望,东晋葛洪是个炼丹的,不是正经大夫:“汪大夫是想用丹药救人?”

“这个……”

汪机先仔细端详那一页,乃是用青蒿的汁水来治疟疾。

“学生试试!”

青蒿是生在路边的野草,随处可见,并不珍贵,想不到能治疟疾。

汪机回到惠民药局时,谈允贤正等在此,两人拿着肘方研究。

一晃三日过去,早朝。

刚走入殿中,弘治皇帝便问:“严卿家,南方之事,可有眉目?”

百官纷纷侧头。

严成锦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打开是一颗青色的药丸。

这是提炼青蒿素制成的药丸。

后世就是用此治愈疟疾。

在大明,值一个都御史官职。

“这是……丹药?”弘治皇帝听闻,前两日汪机在太医院,找到一本炼丹的书。

百官嗤之以鼻,你竟想用丹药治病?

严成锦摇摇头:“它不是丹药,只是普通的药丸,臣取名为青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