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2001、代号101【二合一章】

2001、代号101【二合一章】

卢薇薇平时虽然也看不惯何俊超嘴中的那些人,可现在上升到性别问题,那卢薇薇基本上是没得商量。

听何俊超在这危言耸听,卢薇薇当即调侃道:“感觉你懂得还挺多的。”

“那可不?”何俊超没有理解卢薇薇的真正意思,越发的来劲道:

“我跟你说,我发现,这自拍是有潜规则的,你知道吗?”

“噗!”这边卢薇薇没啥反应,倒是一旁的袁莎莎憋笑出声。

何俊超眯眼一瞧,也是没好气道:“小袁你笑什么?”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自拍还有潜规则?”袁莎莎表示自己的不理解,不理解何俊超哪来这么多阴谋论?

何俊超也是不服道:“这你是不喜欢自拍,你当然不清楚,我跟你说几个,你再来评价行不?”

“呃。”感觉这何俊超还杠上了,袁莎莎不由看向身边的卢薇薇。

卢薇薇则是没好气道:“小袁,别理他。”

王警官见何俊超下不来台,赶紧附和着说:“何俊超,那你倒是说说看啊,我倒是可以帮你参详参详。”

何俊超一听,当即来劲道:“这自拍潜规则其实很好理解,就比如,捂脸的脸大,噘嘴的牙黄。”

“还有拍腿的腿短,用自拍神器的皮肤差,背景打码的是家穷。”

“何俊超,想多了吧?”感觉这何俊超是够狠的,当着女同志的面,竟然把实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王警官表面不赞同,但心里却实属佩服。

丁警官则是不嫌事大道:“那要是不自拍的呢?”

“不自拍的,那就代表上面的占全了,实在没有自拍的必要了。”

“毕竟人生是一场修行,所以每次自拍一定要P好看了再发出来,不是吗?”何俊超说。

卢薇薇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也是对着袁莎莎道:“何俊超知道的太多了,小袁,待会儿开个会,讨论一下要不要灭口吧。”

“好。”袁莎莎也是憋笑着配合。

何俊超不依不饶,继续说道:“我就问你卢薇薇,你那些姐妹是不是这样吧?”

“是又怎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这有错吗?”虽然自己不属于何俊超攻击范围,但自己的闺蜜几乎是全体躺中枪。

卢薇薇实在有些忍不住,也是不由调侃着说:“我说何俊超,你也别光说我们女人。”

“我告诉你,你们男人即使长得丑,也不会承认自己丑,顶多承认自己长得不怎么帅,或者是一种别致的普通。”

“因为你们男人眼里公认的帅哥,是你们自己。”

“正所谓十个漂亮的女人,一半觉得自己不漂亮,一半觉得自己不够漂亮。”

“而十个男人,一半觉得自己帅,一半觉得自己帅得要命,这就是差距啊。”

卢薇薇话音落下,何俊超继续反驳。

两人也是你来我往,似乎完全忘记顾晨的存在。

顾晨被夹在两人中间,却依然不动如山,继续整理着自己桌上的文件。

也是吵类了,卢薇薇这才问起顾晨:“对了顾师弟,赵局找你过去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徐局要被调走,所以,他让我帮忙处理一下徐局的工作。”

“就这些?”卢薇薇感觉,赵国志将顾晨叫走,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但顾晨却是点点头道:“就是这样。”

“难道就没说,我们芙蓉分局新任副局长的事?”卢薇薇毕竟是个机灵鬼,这点东西她不搞清楚,似乎不肯罢休的意思。

但是顾晨答应过赵国志,要严守秘密,于是只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这时候,丁亮从门外走了进来,也是敲响房门,对着顾晨提醒着说:“顾晨,你的信。”

“我的信?”顾晨表情一呆,也是有些茫然道:“谁寄的?”

“不知道,听一楼的同事们说,是个女人,放下信件,说是交给顾晨,然后转身就走,都不带停留的。”

“女人?”卢薇薇一听,当即从丁亮手里抽出信件。

见信封是被封死的,刚想用手撕开。

可回想了几秒,还是忍住情绪,将信件递给顾晨道:“顾师弟,信件是给你的,你拆开看看吧。”

“好。”顾晨也是一头雾水,心说这年头还有寄信的?

也就在顾晨准备拆开信封时,身体忽然响起一阵挪动的脚步。

当顾晨再次扭头看向左右时,大家已经将顾晨围成一圈。

何俊超也是激动道:“顾晨,赶紧的,赶紧拆开看看,看看那个女人给你寄的信件上说些什么?”

“是啊顾师兄,赶紧拆开看看。”一旁的袁莎莎也忍不住说。

见大家都用好奇的目光看向自己,这反而让顾晨有些尴尬,一时间竟然下不去手。

卢薇薇也是阴阳怪气道:“顾师弟,那女人是谁呀?这算不算情书啊?”

“我怎么知道?我也不知道谁会给我寄信,要不,还是卢师姐替我拆开吧。”

知道卢薇薇有些小情绪,顾晨为了避嫌,还是将信件交给卢薇薇。

卢薇薇顿时二话不说,直接将信封撕开,将里边一张类似贺卡的东西抽出。

“什么玩意儿?”卢薇薇一脸懵圈,来回翻看了两下后,这才对着卡片上的文字年出生道:

“顾晨,晚上7点,滨江公园小树林见?”

“卧槽!”

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周围的新老同志们顿时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向顾晨。

王警官也是一脸懵圈道:“顾顾顾……顾晨,这什么情况啊?什么小树林见啊?”

《基因大时代》

“是……是啊,这……这什么意思啊?”何俊超也是一脸惊恐,感觉今天能吃上大西瓜。

反倒是卢薇薇一脸冷静模样,也是不咸不澹的哼笑着说:“这估计是顾师弟的某个粉丝吧?”

想了想,卢薇薇又自我反驳道:“也不对呀,如果是顾师弟的粉丝,那仅凭一封信件,就要让顾师弟去滨江公园的小树林见面?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我看看。”顾晨一时间也是被这封来信弄得晕头转向,于是从卢薇薇手中拿过卡片,也是仔细查阅起来。

可以说,卡片上除了那几个红色字体外,几乎没有其他文字。

这让顾晨一时间陷入迷茫,心说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让自己去滨江公园见面?

这边顾晨还在认真思考,一旁的袁莎莎也是调侃着说:“会不会是有人搞得恶作剧啊?”

“恶作剧?不至于吧?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来到警局,丢下这封信就走,难道就仅仅是为了恶作剧?”王警官摇摇脑袋,也是不能理解。

然而此时的顾晨却发现了猫腻,不由对这卡片上的文字产生好奇。

卡片上的文字,字体写得有些凌乱,并不公正。

看上去有些随意的样子。

而且笔墨是红色,而顾晨怎么看这红色的书写材料都有些疑惑。

于是将卡片放近了一些,继续观察字体颜料。

然而在此时,顾晨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忽然惊恐道:

“这……这些字是用血液写的!”

“血液?!”

一听顾晨这番说辞,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我看看。”王警官率先从顾晨手中抽过卡片,也是放在鼻尖嗅了嗅。

片刻之后,王警官陷入沉思。

“怎么样?老王。”一旁的何俊超忍不住问。

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没错,顾晨说的一点没错,这字是用血液写的。”

“谁这么无聊啊?这女人什么意思?”卢薇薇一听,当即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赶紧看向丁亮。

丁亮也是摆摆手道:“这……这我只是被一楼办事大厅的同事叫住,说有个女人丢下一封信件,说是交给顾晨,然后直接就离开了现场。”

“我也没见到她,我只是从一楼同事那边拿过信件,然后顺便过来交给你顾晨,我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长啥样?”

“调监控。”顾晨对着何俊超说。

“好吧。”何俊超也感觉有些细思极恐。

虽然感觉像恶作剧,但是用血液写字,似乎性质就变得有些微妙。

这到底是人血还是什么血?大家目前都不太清楚。

于是何俊超赶紧坐回座位,立马打开电脑,链接江南市芙蓉分局内部的监控系统,开始对那名来警局寄信的女子展开排查。

没过多久,一楼监控范围内,一名戴着渔夫帽和口罩的短发女子,很快便出现在视线当中。

一楼大厅的门口位置,一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双手抱胸,左顾右盼,整个人略显紧张。

只见她在门口位置,酝酿许久,这才勇敢的迈出步伐,直接走到一名户籍女警跟前,将信封飞快的递到跟前。

就当户籍女警还没反应过来,女子顿时又拿出另一张卡片,用手指着卡片上的文字,示意女警仔细查看。

待女警确认之后,短发女子顿时赶紧转身便走,这次是用一路小跑的姿态离开大厅。

“什么情况?”何俊超看得一脸懵逼。

王警官干脆掏出手机,嘴里也是碎碎念道:“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小吴。”

话音落下,王警官的手机立马接通。

“喂,小吴啊,刚才你在上班的时候,是不是有个戴着渔夫帽的女子,将一封写给顾晨的信件丢在你面前?”

“对啊,是有一名女子拿来一封信件。”电话中,户籍女警小吴也是如实说。

于是王警官赶紧又道:“那这个女人跟你说什么没有?”

“没有啊,她好像不会说话。”

“不是你等会儿。”电话中听到这里,王警官直接目光一怔,也是若有所思道:

“你是说,她不会说话?”

“可能吧?如果会说话,那也不用拿卡片交流啊。”电话中的户籍女警小吴,也是如实说。

王警官似乎没听明白,又问:“你是说,她用卡片跟你交流?”

“对呀。”电话中的小吴,也是见王警官神经大条,这才赶紧解释说:

“不然我怎么能在她不说话的情况下,知道这封信件是给顾晨的呢?”

“因为那个女人拿出手写的卡片,卡片上说,这封信请务必交给顾晨。”

“然后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她就立马离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后来我看丁亮正好路过这里,就让他把那封信件,顺便给顾晨带过去。”

听到这里,王警官总算搞清楚了具体状况,也是长舒一口重气道:

“原来是这样?这是个哑女?”

“不一定吧?”从王警官免提当中听见二人的谈话,卢薇薇也是提出质疑道:

“或许,那个女人是不想说话,才故意手写卡片提示小吴。”

“反正不管怎么说,感觉这事有蹊跷的样子。”王警官也是感觉情况似乎不太对劲。

至少这名女子形迹可疑,而且用血液书写卡片交给顾晨,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电话中,户籍女警小吴,也是好奇问道:“王师兄,还有事吗?没事我可工作了。”

“哦,那谢谢你啊小吴。”王警官闻言,赶紧寒暄几句,两人这才挂断电话。

顾晨也是拿回卡片,反复查阅,这才对着何俊超道:“何师兄,能不能帮我追踪一下这个女人?我感觉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明明这个人,我好像并不认识,可她却能在这里找到我,并且还带有目的的将这份用血液书写的信件交给我,我感觉这个女人似乎有着某种目的,可能需要帮助。”

“需要帮助的话,她大可以直接来找你,可她却并没有这样做。”这边顾晨话音刚落,何俊超也是一边操作系统,一边吐槽着说。

卢薇薇也是凑到何俊超身边,不由分说道:“何俊超,你先别管这些,赶紧追踪到这个女子。”

“行。”何俊超也不管太多,直接按照顾晨的指示,开始利用各条道路的监控,对女子进行追踪调查。

然而让何俊超有些茫然的是,女子离开芙蓉分局后,很快便叫了一辆出租车。

何俊超根据出租车的行驶路线,也开始精准定位。

却发现,出租车在一些路边都有短暂的停留,每次停留半分钟,然后又去下一个地点。

就这样,出租车走走停停,总共在6处地点短暂停留。

之后女子便在一处城郊的老旧街道下了车,很快便消失在监控死角。

而何俊超再次想要追踪定位,却无法再发现女子的踪迹。

“奇怪了。”何俊超停止操作,也是躺靠在座椅上,指着屏幕一脸茫然:

“这个女人,感觉怪怪的。”

“我也看出来了。”之后来到何俊超身后观察的顾晨,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不由分说道:

“这个女人,在一些道路的路边停车,每次停留30秒左右。”

“而且,她的路线好像并不固定,更像是随机。”

话音落下,顾晨接过桌上的鼠标,将电脑地图点开后,对着整片区域比划着说:

“你没看,她从我们警局出去之后,直接往右走,绕过几个街道后,又东拐西拐,最后竟然从另一条平行道路折返回来,朝着我们芙蓉分局的左侧前进。”

“虽然不是在同一条道路上折返,但是方向是没有问题的,她就是在随机行走,绕了一个大弯子。”

“最后又在这处地点的尽头,忽然右拐,又是左拐。”

顿了顿,顾晨也是用手反复比划和敲定,继续说道:“从这种路线来看,可能是随机,又或者是为了摆脱监控,故意给我们绕弯子。”

“没错。”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

“如果这个女人对顾师弟非常了解的话,那按照常理来说,她应该知道,顾师弟是能够发现这些字迹都是用血液书写。”

“可如果顾师弟一旦发现这些,那势必会对她展开调查。”

“这时候,她就得为自己的行踪做掩护,所以会左拐右拐,企图摆脱我们警方的追踪。”

想了想,卢薇薇又道:“可是,也不对呀,她这样能摆脱我们吗?弄得这么古怪。”

“而最后却又在郊区的一处监控盲区消失不见,她大费周章,到底为了什么?”

“不清楚。”顾晨深呼一口气,也是犹豫着说:

“从这封用血液书写的信件就不难看出,这名女子找我,肯定有重要事情商议。”

“可就是不太清楚,她为什么要摆脱我们警方的追踪?难道她身上带着某个秘密?”

“可如果是想找我详谈,她又为什么不来警局办公室,直接来找我岂不是更好?”

这边顾晨话音落下,办公室内也变得一阵安静。

所有人都在跟随顾晨的思路,猜测这名女子的最终目的。

片刻之后,袁莎莎率先问道:“那顾师兄是准备去呢?还是不去?”

“去。”顾晨似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脱口而出道:

“肯定要搞清楚,这个女子到底想做些什么?”

“那需不需要我们派人跟你一起去?”卢薇薇说。

顾晨并没有立马回答,也是在反复斟酌之后,这才又道:

“卡片上只提到我,可能对方只想见我一个人,但是,为了稳妥起见,你们今晚如果有时间的,穿着便装,在滨江公园附近潜伏,随时听我命令。”

“行。”有顾晨这句话,卢薇薇也好名正言顺的过去看看,看看这名女子,葫芦里到底卖些什么药?

而王警官则是提议道:“虽然这个女子是跟丢了,但是她全程都没有换车。”

“而且她打车这么长时间,或许会跟司机师傅说说话,当然,前提是她根本就是会说话。”

“我觉得老王的提议可以。”何俊超犹豫几秒,这才又道:

“我来联系出租车公司吧,把那个车牌的司机师傅,联系方式给要过来。”

“那就赶紧的。”卢薇薇似乎也等不及了。

何俊超开始在手机里翻找出租车公司电话,于是按着电话拨通过去。

并且跟出租车公司确认了车牌和驾车人之后,瞬间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一阵寒暄后,何俊超挂断电话,这才将已经手写的手机号码亮在众人跟前,说道:

“这个司机师傅姓桂,这是他的电话号码。”

“我打过去问问。”顾晨按照电话号码,直接拨通了过去。

也是为了方便大家聆听,顾晨直接开启免提状态。

没过多久,一个有些嘶哑的嗓音从电话中传来:“喂?哪位?”

“请问是桂文峰师傅吗?我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顾晨说。

“是啊,怎么了?”电话那头的桂文峰,似乎也是一脸懵逼。

顾晨直接开门见山:“是这样的,之前有名女子,来我们这里递交一封信件,但是有许多事情她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我们想找她了解情况。”

“但是通过我们的监控发现,她好像是坐了你那辆车,也就是从我们芙蓉分局上的车,在城南郊区下的车,你还有印象吗?”

“哦,那个女孩啊?记得记得。”听顾晨这么一说,桂文峰也是瞬间明白。

顾晨喜出望外,于是赶紧又道:“那个女孩上了你的车,在路上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呃……这个……”电话那头,桂文峰仔细回想,片刻之后,这才缓缓说道:

“她好像没跟我说什么?只是在某些路段,让我靠边停车。”

“那就是说,她会说话对吗?”一听桂文峰这番说辞,一旁的卢薇薇直接忍不住问。

电话那头的桂文峰也是确认着说:“对呀,她会说话,就是行为有些古怪。”

“这一会儿让我停这,一会又让我停那,我也搞不清她到底要下车还是怎样?反正搞得我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

顾晨通过电话已经明显感觉,出租车司机桂文峰,似乎有些情绪上头。

顾晨赶紧又问:“她没有说具体去哪吗?”

“没有,她说让我一直开,她说停就停,我也就依她了。”

“然后每到一处地点,她就让我停一下,然后过一段时间,又让我去另一处地点。”

“我也是被她这样搞来搞去的,整个人都搞蒙了。”

“最后她让我把车停在城南郊区的一处老街附近,然后给钱之后就下车了。”

“那她是移动支付吗?移动支付应该有她的记录。”一旁的王警官赶紧提醒着说。

感觉说不定可以从移动支付的信息中,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司机桂文峰却是失口否认道:“没有,他没有用手机支付,而是给我支付的现金,感觉她包包里有很多零钱的样子。”

“现金?这年头还有人带现金在身上?”听闻司机桂文峰的说辞,卢薇薇也是感觉不可思议。

桂文峰也是无奈说道:“对呀,我也感觉这女人很奇怪,反正行为古怪是肯定的,但是我只管赚钱。”

“她既然是我的乘客,那她想去哪里?随她就是了,反正我该赚的钱,一分不少赚。”

听着桂文峰的一番讲述,顾晨也开始对这名女子产生好奇。

可以说,从女子进入警局之后,各种迷之操作,的确让大家摸不着头脑。

不管是警局的众人,就连出租车司机也看不懂她的迷之操作。

但是顾晨从出租车司机桂文峰的口中,还是得到一些重要消息。

那就是这名送信的女子,根本就不是哑巴。

她跟能司机师傅沟通,足够说明她一切正常。

可一个正常人,却在警局玩起了哑巴那套,顾晨实在有些看不懂,这番操作到底是什么情况?

想起这名女子,每到一处地点,就停车30秒左右,这似乎不太正常。

于是顾晨继续确认着问道:“桂师傅,她让你停车在路边,然后再出发,频繁的几次,她到底在做什么?”

“不太清楚。”桂文峰似乎在喝水的样子,顾晨从电话中,可以听见保温杯拧盖的动静。

缓了几秒,桂文峰这才又道:“她让我靠边停车,然后就这样安静的发呆,似乎在等着什么?反正我也不太清楚。”

“然后她让我走,我就走,反正随她啦。”

“好的,谢谢你,桂师傅。”得到这些有用线索后,顾晨简单与这名出租车司机沟通之后,这才挂断电话。

卢薇薇也是有些泄气道:“真是够奇怪的,这个女人好神秘啊,她到底是谁呀?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还是说,她要对你顾师弟不利?”

“有可能。”听着卢薇薇的这番见解,王警官也是提醒着说:

“没准是之前被顾晨在办桉过程中抓过,所以现在想报复顾晨。”

“报复顾师弟?你认真的吗?老王。”听到这种解释,卢薇薇感觉不太靠谱。

毕竟许多被顾晨抓获的罪犯,最后都在顾晨的感化下,决定重新做人。

因此,顾晨对这些犯罪分子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

可就这样,还要报复顾晨?

卢薇薇感觉,这种想法肯定不对。

但顾晨却没有否认说:“王师兄说的这些东西,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之前在我们江南市,就出现过警员被偷袭受伤的事情。”

“后来抓到的肇事者,一查身份才知道,原来都有桉底。”

“而且这帮人袭击的警员,大多都是当初将他们送进监狱的那些人。”

深呼一口重气,顾晨也是语重心长道:“所以我认为,王师兄的这种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

“对嘛。”王警官折返回自己的办公桌,直接拿起保温杯,抿上一口水道:

“之前那些警员遭到袭击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这个世界,每天都有许多你根本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

“所以,想象不用设限,完全可以大胆假设,万一是真的呢?”

“嗯,那就信你老王,今晚我们早做打算。”经过这番调查之后,卢薇薇现在感觉,这名女子,似乎来者不善的样子。

必须要确保顾晨的周全。

虽然顾晨完全可以不用去的,但是,万一这名女子,真的有求于顾晨呢?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于是大家在一番商议之后,决定晚上过去一探究竟。

……

……

晚上6点20分。

顾晨穿着便装,直接从警局开车,来到了滨江公园附近的一处露天停车场。

而在此之前,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已经提前换好便装,潜伏在滨江公园附近。

可作为“先遣部队”,卢薇薇几人也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

尤其是那名女子的踪迹,似乎压根就不存在。

顾晨在车内掏出手机,给卢薇薇发去询问消息。

顾晨:【卢师姐,现场情况如何?】

卢薇薇:【见鬼,那个女人没有出现。】

顾晨:【时间还没到,估计也在附近,你们加强监视。】

卢薇薇:【没问题,顾师弟先去现场看看,有问题,我们直接支援你,我现在已经看见你了。】

【你进入滨江公园,我们在远处监视,保你安全。】

顾晨:【明白,我这就出发。】

完成手机消息交流之后,顾晨将手机塞回口袋,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这才走下车,随手将车门关闭。

没过多久,顾晨开始朝着滨江公园的台阶走去。

滨江公园面积很大,坐落在江边。

依托有利地形和植被,将这片区域,规划成一个集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开方式公园。

说道开放式,也就是四面八方都可以进入,因此这给布控带来些难度。

眼看顾晨已经走到滨江公园的一处广场位置,却不见那名女子的踪迹。

顾晨索性直接坐在一处台阶凋像下。

心说这女人只约自己今晚7点,在滨江公园见面。

可滨江公园这么大,女子却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这让顾晨颇为苦恼,但同时顾晨也非常清楚,滨江公园的核心地带,就在这处公园广场。

而这里也距离露天停车场较近,如果要进入滨江公园,那滨江广场就是必经之路。

顾晨猜测,那名女子,应该也会通过这里。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晨低头看表,此刻的时间已经来到晚上6点55分。

想着与约定的时间还有5分钟,顾晨不由产生好奇。

不清楚这名女子,是否会准时赴约?

然而当时间来到晚上7点整,7点10分,7点20分。

一直到7点30分,顾晨也没有看见那名女子的身影。

而与此同时,正在附近做着排查任务的卢薇薇几人,也一直在焦急等待。

此时此刻,滨江公园的人流量开始逐渐增多。

大家吃饱晚饭之后,附近居民都会选择来这散步。

而此时的顾晨,越加感觉情况复杂。

然而就在顾晨感觉自己被放了鸽子,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

一名南瓜头的小朋友见到顾晨,顿时犹豫了几秒,这才缓步向前,试探性的走上前问:

“你是顾晨吗?”

见小男孩奶声奶气的问自己,顾晨也是咧嘴一笑,点头承认道:“我是顾晨,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姐姐要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话音落下,小男孩顿时又从身上取出一份信封,直接交给顾晨。

顾晨接过信封仔细查阅,发现信封的外观,和之前那个一模一样,都没有落款信息。

而没有落款信息,就意味着要想通过信封来找到这名女子,或许是难上加难。

顾晨将手中的信封扬了扬,问小男孩道:“那个姐姐长什么样你知道吗?她穿什么衣服?什么打扮?”

“这个……”小男孩似乎没有过多的去注意这些,也是瞬间陷入沉思。

顾晨继续引导说:“她头上是不是戴着一顶渔夫帽?黑色的那种?”

“嗯。”小男孩奶声奶气的点头承认。

“然后……她还戴着白色口袋?对吗?”

“嗯。”听顾晨一说,小男孩继续回想起来,很快便确认着说:

“没错,那个小姐姐戴着白色口罩和黑色渔夫帽。”

“那她是怎么跟你说的?”顾晨感觉,这应该就是那名女子。

其实那名女子已经出现,但是却并没有现身,反倒是躲藏起来,让一名小男孩替她做事。

小男孩也很郁闷,再次回答顾晨说:“那个小姐姐说,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她就给我买冰糖葫芦。”

“可是等我吃完之后,我发现,我好像已经等了好久。”

“原来是这样?”听闻小男孩说辞,顾晨这才清楚。

原来女子要求的是准时送到,但是男孩却贪玩,错过了约定的时间。

于是顾晨又问小男孩:“那你怎么就能确定,我就是顾晨?”

“因为小姐姐说了,那个叫顾晨的人,英俊帅气,放在人群中非常耀眼。”

“如果我在7点左右,发现有这号人物出现,然后就把这封信交给他。”

顿了顿,小男孩继续奶声奶气道:“所以,你就是顾晨对吧?”

“真聪明。”顾晨摸摸他的脑袋,也是继续追问:“那后来呢?那个小姐姐还让你做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这样。”小男孩说。

顾晨轻叹一声,也是默默点头:“行了,谢谢你啊小朋友。”

“不客气。”见自己完成任务,还受到顾晨的鼓励。

小男孩心里美滋滋,很快便奔跑着离开现场。

而顾晨则是左右观察,发现身边并无异常情况的发生。

于是顾晨坐下台阶处,直接将信封撕开。

里面依然有张硬卡片。

顾晨将卡片抽出,认真

卡片上的文字,也和之前收到的一样,是用血液写出的文字。

顾晨也跟着文字轻读起来:“滨江货场,二号仓库,101房间。”

“什么意思?”顾晨抬头思考,也是自言自语道:“难道让我去这里?可为什么不直接在第一封信件中,让我直接去滨江货场呢?”

想到这里,顾晨忽然意识到,信封内似乎还有东西。

于是顾晨将信封撕口倒立,很快便有一把钥匙从信封内掉出。

“这是什么?”顾晨拿起手中钥匙,也是放在手指之间反复观察。

“难道这是打开滨江货场,2号仓库101房间的钥匙?”

“可是,给我这把钥匙做什么?想让我进去看看?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感觉这名女子心思缜密。

虽然顾晨与她素未谋面,但是从这番操作来看,这名女子显然有着很强的办事能力。

再各种烟雾弹的背后,其实目的是想让自己前往滨江货场。

之前在办公室内,顾晨就听王警官说起过,有警员遭到歹人报复,原因都是因为这些人,当年是被这些警察给送进监狱。

因此许多人出狱之后,不但没有感恩的心,甚至还开始对那些警员展开报复。

有了这些信息做辅助,顾晨感觉,这名女子是不是自己曾经把她送进监狱,所以现在想到报复?

把自己从滨江公园,调到滨江货场。

虽然两地都带有“滨江”二字,但却是两处距离较远的区域。

因此从滨江公园过去,还得要有几十分钟才能到达。

“要不就过去看看?即便是龙潭虎穴又如何?照去不误。”

顾晨已经下定决心,去滨江货场看看情况。

何况这手里还有钥匙,感觉今晚的情况过于诡异。

左右观察四周,见四周无人,顾晨赶紧返回车内,并且在车内,将自己这边发现的情况,编辑短信发送过去。

很快,在附近警戒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三人便同时收到顾晨的提示。

“搞什么鬼?人没在,却让一名小男孩,送来信封和钥匙,这顾晨是铁了心要去啊?”

感觉多说无益,但又担心顾晨的安慰,卢薇薇一咬牙,也是态度坚决道:

“去,干嘛不去,就是要过去看看,看看那个滨江货场的二号仓库,101房间内到底在做些什么?”

话音落下,卢薇薇瞥了眼王警官和袁莎莎,说道:“你们两个还等什么?赶紧蹬车出发啊。”

……

……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8点过10分,顾晨也终于将车开到了滨江货场。

此时的货场,机械轰鸣,许多车间都在彻夜加班。

再看看这滨江货场的许多片区,此时都堆满着各种集装箱。

顾晨根据信封上的提示,也很快找到了2号仓库。

2号仓库,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废弃仓库,里面除了 设一些杂物之外,几乎很少被启用。

而整个2号仓库,看上去杂乱不堪。

但顾晨没管这些,直接在2号仓库的内部,发现了一个用白色油漆涂抹的数字:101。

loubiqu.net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