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1635汉风再起 > 第五十六章 同济会

第五十六章 同济会

1663年1月9日,建业。

“周记”商社的大掌柜周应平在几个伙计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然后皱眉看着前面一大段道路被挖断,无数的建筑材料堆了一地,众多土人和建筑商社的工人们正在忙忙碌碌地铺设管道。眼瞧着,是不能再通行马车了。

肥硕的身材,再加上年近六十的岁数,如何能徒步走过这一段布满路障的街道。随行的一名管事见状,立即招呼伙计们,在附近店家寻了一把椅子,然后穿上两根木棍,做了一个简易的滑竿,将周大掌柜给抬了起来,小心地一路穿行这段街道。

“这些建筑商社的匠人们,怎么一点章法都没有。”坐在滑竿上的周应平抱怨地说道:“瞧瞧他们,好好的街道,挖得到处都是坑道,这明显是严重扰民嘛。建业府的官人们也不来管管,任由他们在此胡为!”

“大掌柜说的是。”管事在旁边笑着应承道:“不过,我猜测,建筑商社的匠人们肯定在担忧即将到来的雨季,可能是想趁早完成这一片街区的下水道管网和供水系统的建设。若是,到了二三月份,遇到暴雨时节,恐怕就不能施工了。”

“既然如此,早干嘛呢!”周应平摇头说道:“前几个月,不晓得多弄些苦力来修建。临到雨季前夕,却来加紧赶工。”

“大掌柜有所不知。”那名管事笑着说道:“前几个月,建业府的苦力都被集中到码头,用来扩建港口、修建货栈,以及加固防波护堤。数千人土人,几乎全都调到那里,准备要将建业港的吞吐能力在原先的基础上,再增加五成,以满足日益日益增多的到港商船停泊。”

“港口是该扩建了,要不然,那些到港的商船还得在港外徘回等待,着实耽误事情。前些日子,咱们从望加锡回来的船,足足在港外等了两天才被允许进港停靠。”周应平说道:“可是,人力如此紧张,官家也不将去年临时停驻于此的数万移民留下来,多少可以加快建业城的建设进度不是?”

那名管事听了,只是笑笑,并没有接话。官府移民,自然是早有安排,岂能因上马一些基建工程,就要贸然截留本该分配的移民。不说,要打乱移民接收地的日常安排,就是这么多人滞留在建业城,那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听说,各地官府每年该花费多少银钱,在年初都有定额,若是贸然滞留了这么多移民,那还不得额外掏出一笔费用来养着,何苦来哉!

周应平此次是受到“汉记”商社的邀请,参加一场募捐大会。本来,以他在建业城的地位和身份,除了几家大型商社的掌柜和重要官员,一般的人是请不动他的。但这家“汉记”商社却是有王室背景,拥有不可低估的能量。

周应平甚至还知道这个“汉记”商社的东家,正是那个备受齐王宠爱的侧妃白止君。她在三年前,更是拿出数万汉洲银元,办起了一家棉纺工场和一家食品加工场,除了招录大量妇人进厂做工,还引进了不少身有残疾的人入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着实给那些家庭困难的民众增加了不少额外收入。

而且,以周应平看来,这个“汉记”商社旗下的两家工场,似乎并不在意赚多少钱,获得多少利润,倒是有些做福利的意思。不仅工人待遇要较同行业稍高一筹,就是工作环境也要略好一点,并且,中午还有一顿免费的午餐。此举,让建业府众多私人工坊为之侧目,心中也是腹诽不已。

私下里,周应平曾询问过两家工场的主事掌柜,为何要给那些工人那般待遇,要知道,这会严重吞噬工场的经营利润。他得到的答复却是,“汉记”商社的东家想在这个充满残酷竞争和恶劣工作环境的“资本社会主义”中,表现出一丝温情,为弱势的工场工人寻求一点微不足道的权益和保障。

“资本主义社会”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周应平不是很明白,但他多少也知道,与他们这些赚取海量利润的贸易商人相比较,那些每日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工人确实非常辛苦。尽管,他们每月可以获得的收入,比此前在大明能获取到收入要高出许多,但也仅能满足几口之家的生活所需。

当然,这些工人也不是没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只要他们的技能和经验得到提升,或者手艺得到进步,获得的报酬也会快速增长。若是,你能在工场中做出某种技术变革和工艺提升,获得一种专利技术,那也能获得一大笔政府奖励和专利使用费,一跃跨入“中产阶级”。

此次受“汉记”商社之邀前来参加募捐大会的商人多达六十余人,基本上包括了建业府境内的众多知名商贾和工场主。至于募捐的目的,是为了成立一个全国范围内的慈善互助机构--同济会,并在各地修建养济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其实,在历朝历代都有各类慈善救济机构,南梁的孤独园,唐朝的悲田院,宋朝的安济坊,蒙元的众济院,大明的养济院,等等诸如此类,主要用于收养没有生活保障的孤寡老人和因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穷苦人。不过,这些福利救济机构都是王朝初立之时创建,待中后期,因为朝局动荡和财政危机,最后都逐渐废弛和消亡。

比如,在大明永乐十四年(1416年),已经形成了“天下府州县俱有惠民药局、养济院”,而到弘治十五年(1502),明孝宗朱佑樘更是下令“命延绥镇等官于延边各卫设立养济院、漏泽园各一所”,养济院由此开始从内地州县扩展至延边各卫。可是到了万历之后,便基本废弃,再也难以恢复。

齐国内阁民政部下设有常平司,主要对国内及海外领地因病、因灾陷入困境的家庭实施部分财政救助和物资补贴,最大范围内保障基层人民的日常生活。

但政府有限的财政收入必定无法覆盖国中所有人群和各种救助状况,这就使得必须有若干民间慈善救助机构的出现,来补充和完善政府救助层面的缺失和空白。

令人颇为意外的是,齐王后带着太子等一众王室成员也来到募捐会场,并宣布,代表王室捐献三万汉洲银元。

本来对这场募捐大会兴趣寥寥的众多商贾见状,立时变得踊跃积极起来,你一千,我三千,还有人高调地捐献一万汉洲银元,争相在王后和太子面前,表现自己的康慨和爱心。

最终,这个新成立的慈善机构同济会共募得首期运营资金二十二万汉洲银元,准备先期在汉洲本土和附近几个海外领地的府城建设第一批养济院,收养鳏寡孤独老人和残疾不能自理的穷困人员。

“周掌柜,多日不见,你是愈发富态了。”“汉记”商社的大掌柜卓振宗看到周应平腆着个肚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不由笑着打趣道。

“没办法,这汉洲的水土养人呀!”周应平拿着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道:“十几年前,在大明地界,不说是天天大鱼大肉,那也是每日油荤不缺,但也没这般肥胖。可是到了汉洲不到十年,你瞧瞧,这肚子眼见着鼓了起来。这说明,我齐国在大王的治理下,是一个太平富贵的国家呀!”

“哈哈……”卓振宗与附近的几个商人闻言,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这周大掌柜,还真是一个妙人。嘴里自嘲着自己的肥胖身体,却也间接拍了齐王的马屁,知情识趣,难怪有偌大的身家。

“周掌柜,刚才我们正在讨论投资我齐国即将规划修建的第二条铁路的事宜。”卓振宗笑着说道:“不知,你对此可有兴趣呀?”

“哦?”周应平惊讶地看着卓振宗,“铁路这等军国重器,也允许我民间商贾投资兴建。”

“内阁有意将建(业)新(淮安)铁路延伸至永兴(今澳洲北部阿德来德里弗小镇),耗资巨大,使得财政负担极为沉重,因而对于规划中的大兴(今澳洲布里斯班市)至长安(今澳洲图文巴市)段铁路,便有意通过市场来运作,吸引我等民间资本参与其中。”

“我齐国可是要准备迁都长安了?”周应平似乎从中听出了点什么,试探地问道。

“鉴于长安城的建设进度远超预期规划,估计五年之内,部分内阁部门将开始陆续迁往长安。”卓振宗低声地说道:“在八到十年之内,王室和所有重要内阁机构将全部迁移过去。”

“既然如此,那这条铁路可就是一条发财路呀!”周应平兴奋地说道:“官家准备全部引入我等民间资本吗?届时,建成后,是由官家运营,还是由我等商贾组建铁路商社自行经营?”

“这条铁路长度在一百三十余公里,建造预算费用八十万汉洲银元。内阁政府将会投入十万,大兴府投入五万,剩下的资金将全部以以股份的形式向民间资本筹集。正如周大掌柜所言,铁路乃是我齐国之军国重器,为防出现各种意外,这条铁路仍旧是由交通部负责经营,参股的商社和个人每年从中分取红利。以建新铁路的运营情况来看,我估计每年的分红,至少会达到八分利,若是待迁都完成后,每年获利会更多。”

“分红虽然不多,但是一个长久的买卖。”周应平点点头说道:“若是官家向市场发行股份,倒是可以购买一些,作为一种稳妥的资产保障手段之一。”

“确实如此,海贸虽然获利颇丰,但风险极大。”一名商贾附和道:“两月前,俺的一艘七百吨的大船就在汉洲东部海域失去了消息,多半是触礁沉了船。虽然得到汉洲保险商社的部分理赔,但各种善后事宜,还是花费了好大一笔费用。”

几名做海贸的商人听罢,均是深有感触的点头称是,彼此间唏嘘不已。不说印度商社和南洋商社这些巨头海贸集团,每年或者隔几年都会有沉船事件发生,就是他们这些中小规模的海商,谁敢说没遇到各种海上事故。只要一次沉船事故发生,货物和人员的损失,就会吞掉他们数年所获利润,让人为之扼腕。

“这么看来,还是在国内做工场比较稳妥。”一名五十许的商人说道:“只要你能生产出东西来,不论是满足国内需要,还是运往海外市场,基本上是不愁销路。即使利润比海贸少许多,但胜在安全和稳定,并且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持续收益。”

“怎么,老方这是准备要投资建立工场了?”周应平问道。

“是呀,一把老骨头了,也不能继续在海上跑船了。”那个被称作老方的商人说道:“听说,3月份,要在黑山召开专利技术评奖大会。我琢磨着,寻一个好的技术项目,投资建立一家工场,慢慢地将生意转移到实业上面来。”

“最近政府又组建了一家汉洲工商银行,说是专门扶植本土工场制造业的创立和发展。只要你有好的项目产品,即使手里没什么值钱的抵押物,人家也可以把钱借贷给你,将工场开办起来。至于工场中的劳力需求,更是会得到移民部的优先照顾。”卓振宗点头说道:“另外,这几年户部陆续加征的各种税费,大部分都是针对海贸和国内金融借贷行业方面,而对工场制造业方面的却是颁布多种政策优惠政策,而且仅次于农业方面。”

“我齐国这是要彷历朝历代的政策,准备要……抑商?”周应平眼皮不由跳了一下,不无担忧地问道。

“抑商?”卓振宗听了,不由哑然失笑,“周掌柜怎会有如此想法?我齐国以农业为基,工商立国,怎么会行抑商政策?鼓励工场制造业发展,是为了夯实国内实业基础,发展我齐国硬实力。至于调高海外贸易和国内贸易,以及钱庄借贷的部分税额,不过是为了调节中和这些行业的超额暴利。嗯,应该算是官家宣扬的那种社会转移支付吧。总得来说,我齐国相较于历朝历代,对我等商贾之辈,算是非常照顾和维护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