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 932 丁伟和李云龙的致命性格缺陷

932 丁伟和李云龙的致命性格缺陷

孔捷和李云龙作为前线的铁血团长,性格里都有雷厉风行的一面。

打定主意之后,两人便不再耽搁。

在商议此次率领机械化作战部队向一二零师所在的西北军区迂回的时候,孔捷表示:“老李,从年初,小鬼子对于咱们敌后的抗日革命根据地特别加强了治安强化和蚕食运动以来。

咱们各根据地部队的抗战形势不容乐观,相对来说咱们太行根据地的形势要好得多。

可西北军区那边,我听说形势很艰难。

鬼子加强治安强化,进行蚕食,以及军事封锁之后,听说西北军区的兄弟部队日子过得很艰苦,咱们这次过去虽然是为了执行奇袭大同的作战计划,但是总不能白跑一趟。

所以我想的是,正好咱们这次要把各式作战车辆开过去,顺带着拉上一些物资,还有军火,给一二零师的同志们送去!”

李云龙点了点头,对此表示赞同。

李大团长这点格局还是有的。

至于李云龙是不是铁公鸡,一毛不拔,那也是视情况而定的。

以前部队物资供应紧张,前线作战部队基本上是有能耐的吃肉,没能耐的连汤都甭惦记。

那个时候你让李云龙怎么去和别人大方?穷大方吗?

你李云龙大方了,整个新二团上下恐怕都得喝西北风去。

但现在不一样了,随着一支队的率先崛起,紧接着带动了铁三角其他两个团的迅速发展。

如今,不管是丁伟的新一团,还是李云龙的新二团,这团内的经济建设,还有军事建设,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当拥有这份底蕴和财力的时候,李云龙可不是扣扣搜搜的性子。

另外,孔捷也在私底下和李云龙还有丁伟谈论过这方面的话题。

对此,孔捷在私底下是表示担忧的。

不管是丁伟还是李云龙,其实在性格上多多少少都有点前线铁血团长的毛病——打仗两头冒尖。

啥叫两头冒尖呢?

打仗的时候作战勇勐,可以抢夺敌军的军需物资。

而掉过头来,甚至同样可以“打劫”兄弟部队的战利品。

当然,这里所说的打劫并不说是直接放手去抢,甚至制造出不必要的军事摩擦。

而是说联合作战的时候,大家一起努力,把一场战斗打下来之后,丁伟会十分霸道的率先霸占战利品。

对此,丁伟向来是不以为意,甚至有点引以为傲的意思。

而李云龙和丁伟不愧是沆瀣一气的兄弟,这方面的性格也好不到哪去。

要不人家老李一开口——咱老李打娘胎里就会做生意,这辈子就没干过亏本的买卖呢!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作为过来人的孔捷却十分清楚,这样的性格对于自己的这两位老战友来说,在未来将会是如何致命的。

而能够劝说丁伟和李云龙的,或许也只有同为晋西北铁三角的孔捷了。

再加上这几年来孔捷表现的尤为突出,甚至隐隐有成为晋西北铁三角之首的趋势。

不管是丁伟还是李云龙,尽管说话的时候依旧是大大咧咧,偶尔还是孔二愣子的叫着。

但是不得不承认,两人在心底对于孔捷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上的转变。

所以孔捷眼下也就有了向丁伟和李云龙劝说的资本。

为了这件事情,孔捷曾经在一支队的指挥部请丁伟和李云龙做客,来喝酒,畅饮!

酒过三巡之后,这才进入主题。

当时,孔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态度十分的郑重,“老李,咱们三个兄弟里边说起资历,你是最老的,当初我和老丁刚进部队的时候,你就是副班长,我俩怎么打枪几乎都是你老兄手把手教出来的。

作为前线的指挥员,你老李性格沉稳,凶勐如狼,在前线所带的部队,像是野狼团一般嗷嗷叫,打的小鬼子是哭爹喊娘。

你老李的带兵水平,还有战术水平,都是咱们前线军事干部里边顶尖的,就冲这个,老李,我敬你一个!”

这突如其来的褒奖,把李云龙都给整不会了。

老李虽然喜欢听人拍他马屁,特别是孔捷拍马屁的话,那味道就更不一样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只是孔捷这番话说的突然,来的又莫名其妙,李云龙一时有些傻眼。

“不是,老孔,你这是几个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打心眼儿里对老李你这样的铁血抗日将领表示钦佩!”孔捷说着,已经将酒杯举了起来。

李云龙虽然不明白孔捷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但是人家老孔都端酒杯了,他自然不能驳了老战友的面子,同样把酒杯端了起来。

酒杯撞在一起的时候,孔捷为了表示敬意,还把酒杯的杯口刻意低了半分。

这可让李云龙有些受宠若惊了。

“老孔,你可别吓唬我,咱们老战友,你骂我两句,我骂你两句,咱老李这心里反倒痛快。

你这突然就拍起马屁来了,咱心里头倒是七上八下的,突然有些没底了,到底有什么话,你赶紧的说吧!

要不这酒咱可喝不下去了!”

不得不说,李云龙的洞察力还是相当敏锐的。

孔捷道:“老李,那我就直说了。”

李云龙点了点头。

孔捷道:“老李,我问你一句,咱们两个这么多年的老战友了。

这天底下想害你李云龙的人恐怕还是有的。

但是我孔捷会害你吗?”

这话问的突然,但李云龙还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说了句:“上了战场,只要咱老李的背后站着你老孔,不管背后有多少个小鬼子拿枪口对着咱老李,咱老李都一点不带害怕的。

为啥?

因为咱知道,就算是鬼子的子弹冲着咱老李的后背打过来,你老孔也能眼睛都不带眨上一下,跳出去拿身体替咱把子弹挡下来。

这样的好兄弟,能害咱老李?”

李云龙的情商不可谓不高,这句话说出来,孔捷得承认,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就暖和和的,觉得自己做这一切都值了。

丁伟在一旁继续喝着酒,不明白孔捷突然闹着一出究竟要干什么。

孔捷缓缓开口了。

“所以,老李,你只需要知道,作为老战友,作为兄弟,我孔捷绝对不会害你。

那有些话我就直说了,你老李会带兵能打仗,而且战术水平高超,是前线难得的军事干部。

可是老李啊,你同样得意识到,你这身上呀,臭毛病一大堆。

不管是打仗喜欢不听指挥,总喜欢自作主张,还是说喜欢惹祸,性格上面太过直爽,不懂得含蓄和绕弯。

这些毛病吧,说好听一点,是你李云龙性子直,也没什么,咱们老战友也都能理解。

可是老李啊,你要明白你这些缺点可不能一直给放任下去,这世上防君子不防小人,就怕以后有人抓住你这些缺点,把你往死里怼!

另外说句老实话,这些年来你老李立下的战功不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个团长?

如果不是你犯下的各种错误,至于是现在的样子吗?”

良药向来苦口!

忠言从来逆耳!

就在前一秒,孔捷还举起酒杯向李云龙敬酒,说的更是比马屁拍的还响亮的漂亮话,结果话锋一转,却是直接戳的李云龙是体无完肤。

李云龙忽然觉得端在手中酒碗里的酒不香了。

老孔这番话说的实在是刺耳啊!

孔捷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继续说道:“老李,我和你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不是为了指责你过去的这身臭毛病。

你这两年来也是学了文化的人,也是肚子里有墨水的人,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我告诉你这些话,只是想让你去改正这些臭毛病。

圣人不是也说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吗?

你想想,你李云龙带兵打仗,包括战术水平高超,如果还能把这些臭毛病全部去除掉的话。

你老李未来能够走到什么样的高度?”

这番话,孔捷其实不想说,但是不能不说,而且还得早说,否则等到以后一切恐怕都来不及了。

对于李云龙的性格,孔捷再了解不过,老李的这身臭毛病必须得尽早给他除掉。

另外,李云龙的缺点、臭毛病虽然一堆,但是优点也同样突出,这是一个相当具有专业性的军事人才。

他就像是一把尖刀,一把所向披靡,锋芒毕露的尖刀。

可尖刀能够伤到敌人,同样也容易伤到自己。

所以孔捷支持李云龙,向着太行直属的快速反应部队的军事指挥官去发展,将李云龙突出的优点进一步放大,甚至把老李以及老李率领的部队打造成整个太行八路军部队最为锋利的那把尖刀。

但孔捷同样希望的是,这是一把只会伤到敌人,而不会伤到自己人的尖刀。

否则,说好听一点,老李是一把锋利的尖刀,说不好听一点,他也只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老李这样带有巨大缺陷的性格,可以指挥小规模的作战,像是一把无往不利的刺刀,随时可以插进鬼子的心脏。

可同样会因为性格缺陷的束缚,导致老李无法完美的进行大兵团的指挥和作战。

除非他能把自己的一身毛病给改掉。

看着陷入沉默的老李,难得的在思索之中,孔捷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的目光忽然转移到了一旁正端着酒杯,一脸看热闹模样的丁伟身上。

好家伙,这一眼扫过来,愣是把丁伟吓了个激灵。

丁伟连忙把身子都挺直了几分:“不是,老孔,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灿烂的笑容在孔捷的脸上浮现。

他将自己的酒碗里又倒了些酒,紧接着举起来,对着丁伟说道:“老丁,我也敬你一个!”

丁伟:“……”

老丁心里苦呀!

这老李才被你训得像是个孙子似的,你老孔敬的这碗酒能是这么好喝的吗?

不过丁伟倒是也想听听,孔捷还能说出些什么来。

“老丁,你的性格是更加的稳定和成熟的,另外,战略眼光格外的优秀,这一点,说句实话,是我和老李都比不上的。

那楚汉相争的时候,韩信曾经对汉王说过,他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如果说我和老李的才能顶多是指挥一个团的话,你老丁最起码能指挥一个师。

这是你老丁的优点,你老丁是具有帅才的人物,就冲这个,老丁,我应该敬你一杯!”

“……”

丁伟可不傻,没看见老李还在一边发呆吗?

他连忙说了句:“老孔啊,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战友,老兄弟了,你有什么话就别藏着掖着了,直说就是了。

你放心,他老李都能接受批评,我自然也能接受批评,你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一点也不用跟我客气。”

“想好了?”孔捷笑着问了一句。

像是彻底豁出去的丁伟点了点头:“你就说吧!”

“好!”

孔捷道:“老丁,你的优点很突出,但是同样的,你的缺点也很明显!”

此话一出口,一旁还在思索之中的李云龙,同样将目光投了过来,他倒是也想听一听孔捷对于丁伟的评判。

孔捷缓缓说道:“老丁,你身上最大的毛病,我想你应该也清楚,但有的时候清楚并不代表着警醒。

或许也只有我彻彻底底的给你指出来,你才能彻底的醒悟。

你老丁呢哪儿都好,读过书,有学问,战略眼光高超,战术水平同样不差,带兵打仗的能力更是一流。

可你呀,有的时候太过于精明了,说难听点,甚至带有一些商人的狭隘,你说你老丁的性子吧,不见兔子不撒鹰,向来不肯吃一点亏。

另外,打起仗来是两头冒尖。

好在现在还在打鬼子,形势严峻,这样的性格倒也没什么太多可说的。

可以后呢?你老丁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这就好比上级给你老丁一个团,你肯定能把这个团带好,为啥呢?因为作为团长的你,总会想方设法的为这个团捞取更多的利益和好处。

你甚至能把这个团带成整片区域最优秀的团,能把周边其他的各团部队都给比下去。

可是老丁啊,你想过没有,咱们想打鬼子,靠的绝不是咱们优秀的某个团,靠的绝不是某个铁三角或者是铁四角,铁五角之类的。

靠的是什么?是咱们八路军整体部队的强大和发展。

仅仅是一个独立团,一个新一团,一个新二团跳出来,他能消灭小鬼子,打赢这场抗日战争吗?

这是肯定不够的,可如果咱们所有的部队都能发展成独立团,新一团和新二团,那么咱们离抗战胜利可就真的不远了。”

说到这里,孔捷长叹了口气:

“老李,老丁,这些话是说给你们,也同样是说给我自己,我希望咱们三个老战友,咱们这晋西北铁三角,不仅仅是活在咱们自己的圈子里,同样可以活出更高的格局和眼界。”

“你们说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