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华娱2004 > 191章 谁是六子

191章 谁是六子

《让子弹飞》的剧情并不复杂,主要就是讲一个土匪和一个恶霸的那点事儿。

但姜闻牛逼的地方在于,他搞了一堆隐喻在里面,直到十几年后,还依然被观众津津乐道。

比如说师爷、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都有明确的人物原型,但六子是谁呢?

江瑜一开始真以为是六子,毕竟张墨和六子长那么像。

而且两人死得都无比壮烈。

一个剖腹验粉,为张麻子赢得了民心。

另一个则牺牲在了高丽——他参与的那场战争,直到七十年后,还依然遗泽后人。

但今天拍的这场戏,又让江瑜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剧组在碉楼折腾了一个月,总算转移到了野外,开始拍摄葬礼上的戏份。

六子死后,张麻子给他弄了一个纪念碑——一个木制的六,摄像机架在后面,几个麻匪便对着摄像机,依次发表自己的感言。

姜闻站在墙头,嘴里叼着烟,江瑜凑过去道:“你这个拍法,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哪摸不着头脑?”

“演员可以直接对着镜头说话吗?”

姜闻吸了口烟,道:“你以后就懂了。”

“我现在告诉我,我不就懂了嘛。”

姜闻一笑,转过头道:“你单知道演员不能直视镜头,因为那会让观众出戏,但你不知道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叫打破第四面墙。”

“打破第四面墙?直接和观众对话吗?”

姜闻没正面回答,声音低沉:“你是半路出家的,我也是半路出家的,我们都不是专业出身,很多东西就得多花心思,多看多学。”

“慢慢琢磨去吧,人这一辈子找到一件喜欢的事情不容易,得花心思,”他拍了拍江瑜的肩膀,转身走了。

一个多月相处下来,江瑜的秉性如何,姜闻基本也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小子聪明,有商业头脑,但也不失真诚,骨子里还带点闷骚,简单来说,能处。

但他毕竟年少多金,起势太快。

人生头一部电影票房就破了亿,难免心态膨胀,对电影渐渐地也就失去了敬畏之心。

得到的太轻松,自然就不会珍惜。

姜闻则想告诉他,小zei,你还差得远呢。

“三,二,一,A!”

场记一打板,几个演员陆续上场。

最先上场的是老四和老五。

“六弟,四哥发誓替你报仇!”

“六弟,五哥发誓替你报仇!”

江瑜手里捧着两支玫瑰花,跟着走了上去,对着那个大大的“六”鞠了一躬,随后将帽子摘下来,双手扶着六,冲着摄像机道:

“六哥,七弟发誓替你报仇!二哥喝醉了,他让我带话,二哥发誓替你报仇!”

笔趣阁

说完便退后几步,站到了一旁,廖帆接着上来,扶着“六”道:

“六弟,三哥发誓替你报仇!二哥没喝醉,他生气了!大哥不想让大伙拼命,命都不拼,还算麻匪吗?大哥不应该听他的,姓汤的不是好玩意儿!”

跟着是葛大爷:

“六爷,黄四郎这招叫杀人不用刀,我给你爹出的招叫杀人诛心,不能拼命啊,拼命还怎么挣钱呐?”

江瑜默默看着两人上场,又退场,脑子里还在惦记着姜闻说的“打破第四面墙”。

“打破第四面墙”是戏剧界的术语,一个舞台由两个侧面和一个背面的空间组成,那么第四面墙就是观众和舞台中间的那面无形的墙壁。

它是一面透明的屏障,确保观众看到一切,而角色却不知道他们正在被观看。

一旦打破了“第四面墙”,观众就会从沉浸式的观影体验中退出来,意识到舞台上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所以,无论是话剧,还是电影,都极少打破“第四面墙”。

但也有例外。

一些不走寻常路的导演,喜欢玩些新花样,通过打破第四面墙的方式,和观众直接对话……

等会儿,对话?

江瑜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试着将自己想象成观众,坐在摄像机后,而姜闻正缓缓地走到他面前,语气低沉,一脸的悲伤:

“六子,挣钱对咱算个事儿吗?我不是要杀人诛心,我是没想出好办法,我要把黄四郎连根都拔掉,给我点时间。”

“六子,爹发誓替你报仇!”

江瑜心里忽然明悟过来,六子是六子,但也不光是六子。

张麻子这番话不光是对六子说的,更是对观众说的!

或者说,六子就是未来的青年,未来看电影的青年们,就是那个满腔热血、渴望公平与正义的六子!

而张麻子,他一生的夙愿,就是要替六子们,把黄四郎连根都拔掉!

想通了这一点,江瑜再看姜闻,眼神就不一样了。

老姜啊老姜,你他妈的真是胆大包天啊!

“都把脸收拾收拾,”姜闻站到一行人中间,沉声道:“六爷,一路走好!”

江瑜等人也跟着鞠躬,齐声道:“六爷,一路走好!”

一场戏拍完,众人找地方休息了一会儿,姜闻继续忙活,开始准备夫人的葬礼。

张麻子的这一溜兄弟中,葛尤咖位最大,江瑜其次,其他几人都还名不见经传,哪怕是廖帆这个未来的影帝,此时也还在苦熬苦等中。

而在剧组,待遇又直接和咖位挂钩。

比如说,葛大爷就有专门的躺椅和助理伺候,一躺下,热茶、毛巾就送上来了。

江瑜没有贴身的助理,但姜闻还是在剧组专门安排了个生活助理照顾他,谁让他是投资人呢。

其他几人,就只能找个小马夹,随便坐着了。

“江老师,您的茶水,七十二度五,温度刚刚好,”小助理贴心地递过来一只保温杯。

“谢谢,”江瑜挥挥手,让他退下。

“老江,你那《驴得水》怎么样了?”葛尤躺着问道。

江瑜道:“前两天打电话过来,说是后期已经完成了,我过两天估计得回一趟燕京,把最终版确定下来送去过审。”

“嗯,这电影你要上点心,”葛尤道:“现在柏林电影节已经开始选片了,成不成都要等过审再说,你可不能犯老姜的错误。”

“我明白,”江瑜连连点头。

葛大爷说的是《鬼子来了》,这片子没过审,姜闻私自送去戛纳参展,最后被禁导五年。

姜闻之后,就再也没有导演敢去冲塔了。

“艹,你们俩说我啥呢?”

姜闻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听了一耳朵,随手抢过江瑜手里的保温杯,咕嘟咕嘟几大口。

“夸你有种呢,”江瑜笑道:“你这电影我越琢磨越后怕,你这是想当鲁迅啊。”

“后怕什么?”姜闻问。

“后怕我投的那一千万打水漂了啊,我都能看明白的剧情,你觉得审核的那帮人看不明白?”

六子死了,张麻子干掉了黄四郎,但老三却带着兄弟们去了浦东,新的黄四郎赫然出现在了火车上,这胆子特么简直大的没边儿了。

姜闻哈哈大笑,“我连鲁迅都能当,还怕过不了审?”

“哎,”江瑜幽幽地叹了口气。

说是这么说,但他还真挺佩服这家伙的。

《让子弹飞》这破电影在天朝真真是独一份儿的,内行能看出门道,外行也能看个热闹。

而且越看越心惊。

算了,就当是陪这家伙疯一把吧。

江瑜默默站起身,掏出一张七饼戴在脸上。

谁让他曾经,也是那个六子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