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 > 第746章 干将简腾[二]

第746章 干将简腾[二]

十里铺饭店的扩建工程,顺利完工。

在一个半月的施工期间,由于新建的住宿楼位于饭店的北面、一块单独平整出来的空地上。

而且在工地与饭店那栋小二楼之间。

简腾还不惜成本的用几块巨大的篷布,将工地和饭店完全隔离开来。

[在这个时期,塑料还没有大范围的得到普及应用。所以刚刚面市的彩条布,市场价格高的吓人。]

这就使得整个施工期间,十里铺生产队的饭店,依旧可以正常对外营业。

并且因为简腾想方设法把施工所引发的扬尘和噪音,降到了最低。

所以在一个半月的施工期间,十里铺生产队这个饭店的营业额,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等到新的住宿楼投入使用,十里铺生产队饭店里前来住宿的旅客数量,立马就迎来了一个非常可观的增长。

而新增的、这些前来住宿的旅客。

他们的消费能力确实要比南来北往的拉煤车司机,高出太多太多。

毕竟,

这些常年跑在国道上的司机,他们都把在路边店投宿、吃饭,当成了他们的日常。

因此这些拉煤车司机虽然说工资高,但常年累月的在外消费,他们都会给自己制定下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固定的标准:

住宿开销,每天0.5-0.8元。

[国营招待所里收费最低的大通铺,是每个人一晚上3毛3。路边的这种野店往往要稍微贵一些,但胜在停车方便,而且不用进城去绕道。]

司机们一日三餐的费用,一般不会超过8毛-1元。

他们除非是遇到自己过生日、或者是和另外的司机朋友们,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值得庆祝,在这种情况下,拉煤车司机们才会豪横一把、额外多消费一点。

而那些班车上的旅客,她们就不一样了。

在这些旅客当中,消费低的和消费高的情况都有。

而且两极分化严重:消费低的旅客,往往是那些农村里出来的生产队社员。

他们会花上3毛钱住大通铺,会去饭店里打一缸子免费的开水,然后就着他们拿出来的冷馒头、煮鸡蛋,就那么应付一顿。

而另外那些拿着单位补贴出差的单位小领导、供销科干部们,还有城里的单身女青年。

他们则会花上2块钱,住那种安安全全又舒适的单间。

并且在吃饭的时候,

这些人都很舍得花钱,出手就是“省内通用粮票”或者是“全国通用粮票”。

往往这种在旅客中,只占10%比例的人,他们对十里铺生产队饭店的利润贡献率,占比却是最大的。

或许这就是后世营销课程里,所说的经典的二八定律吧:往往那些只占20%的优质客户,能够贡献给一家企业,高达80%的纯利润。

就像后世超市搞活动:早上去排队的那些大爷大妈,他们数量众多。

但千万不要指望这些人,能够给超市带来什么利润。

超市此举纯属赔本赚吆喝,用他们来混个人气而已...

眼看着十里铺生产饭店里的纯利润越来越高。

这下子,对于简腾心里有疙瘩的李会计,才放弃了抓住机会,就会对简腾反戈一击的打算。

只不过他的心里,始终对简腾还是有点膈应...

这就是人性:面子大过天!

李会计对简腾的施工方案服气归服气,但他曾当众扫了自己面子这件事情,一直都无法释怀。

其实这是塞北的特色之一:等级森严,辈分分明。

就像一个外侄,如果某一句话冒犯了他的舅舅的话,很有可能这个外侄会遭到一顿噼头盖脑的呵斥。

然后很有可能他这个舅舅,很多年之内,都不会和外侄家来往的。

[塞北至今都还是这个样子:辈分等级很严。平时亲戚之间上礼的时候,需要事先相互商量。同一辈分的人,上的礼必须要一致。

不少人因为表哥多上了20块钱的礼金、而表弟少了20块钱,以至于10来年这两表兄弟,都不来往。]

李会计很在乎他的地位和辈分,在乎他的脸面。

但简腾从小生活在没什么等级观念的巴蜀,所以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惹下了李会计,而简腾自己心里,对此是不知道的。

饭店的扩建工程,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的时候。

罗旋便把简腾,调到了兰花花化妆品厂里,让他专门负责设备调试安装方面的工作。

这个化妆品厂,里面都是些小媳妇大姑娘。

厂里的所有设备,只要稍微出现点故障,出现一点小问题,她们全都得抓瞎。

甚至是哪一颗白质灯泡炸了,都能把这些小媳妇、大姑娘们,给吓得抱头鼠窜、惶惶不可终日的。

——她们文化水平太低,根本就不懂最基本的一些机械原理、不懂得电路方面的基本常识。

所以但凡化妆品厂里面,不管是电路出现故障、还是机械设备出现问题。

整个工厂就得停工,傻傻的等着罗旋回来修理。

现在有了简腾出马,罗旋才得以从这种繁琐事务里解脱出来。

不得不说:这个简腾在机械维修、甚至是机械设计这些方面,有着极其惊人的天赋。

自从化妆品厂里有了他之后,罗旋就再也没管过厂里的那些设备。

不仅如此。

这个简腾,他还自己设计了一套全新的灌装机。

而在简腾没有设计出来这套、全新的罐装机之前。

兰花花化妆品厂里,全是手工往塑料袋里罐装膏体。

这就使得罐装的效率非常的低下,无形当中,也增加了不少的生产成本。

在这个时期,由于我国国内的塑料制品,还没有大规模的普及。

所以就没有专门的灌装设备,给那种小小的塑料袋里罐装蛇油膏。

不要说兰花花化妆品这种小厂了,就连全国知名的“上海日化”这种大型国营化妆品厂。

它们的化妆品、洗发水包装,也是用的玻璃瓶、马口铁。

甚至还有直接用蛤蜊贝壳,当做那些油性膏体的包装材料。

直到1981年,我国的塑料包装材料的总产量,一年都不足20万吨。

所以在这个时期,市面上是很难见得到用塑料瓶装洗发水、用彩印塑料袋包装护肤品的。

而兰花花化妆品厂的主打产品,是“貂油护肤霜”、“凡士林防裂霜”...其实这些东西里面的成分,主要是甘油、蛇油。

但是为了避免吓着塞北的广大妇女同志,所以兰花花化妆品厂在这些护肤霜的配料表里面,刻意澹化了蛇油成分。

这些护肤霜防裂霜,里面含的油性大,一般的包装材料,扛不住膏体的渗透。

而且护肤霜每一袋子只有5g,防裂霜也才20g。

要是用马蹄铁来包装,做成就像大家所熟悉的“万金油”那样的话。

那么这些护肤霜、防裂霜又卖不起价钱。

——才指甲盖大那么一点点,就想卖别人两块多钱一支?

这相当于人家一个普工,整整三天的工资了!

用三天的工资,买个指甲盖大小的护肤霜?

任谁心里面,都会觉得不舒服、有一种当了冤大头的感觉。

但要是用薄薄的彩印塑料袋,作为“貂油护肤霜”的外包装,就会给人一种多了很多的错觉。

要是用后是常见的护手霜那种塑料管,作为防裂霜的包装。

上面再印上一位长着红彤彤的苹果脸、肩膀上搭着一根毛巾的年轻铁娘子的图片的话。

这一支防裂霜,立马就显得高大上多了!

简腾因为工作能力突出,替兰花花化妆品厂,节约了大量的生产成本。

然后罗旋为了让简腾积累管理经验、提升他的自信、同时为了培养他养成杀伐果断的果决作风。

于是就把简腾,直接任命为兰花花妆品厂的厂长。

毕竟这个化妆品厂里的工人,不是十里铺生产队里的社员、就是这些社员们的亲戚。

在这种人员构成简单的小厂里面。

简腾他要想处理什么事情,就会变得更简单、更容易一些。

照罗旋的打算,是等到把简腾的综合能力得到大幅提升之后,就会让他去担负更加艰巨的任务。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但计划不如变化来的快。

简腾在化妆品厂里,还没有得到全面的培养,上级领导就很突然的让自己,去公社里出任工业办主任一职。

事情来的有点仓促。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罗旋只好硬着头皮将简腾直接提拔为“天竞时兴家具厂”厂长。

“天竞”一词,源自老人家的诗词: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后面的“时兴”,是罗旋不敢直接用“时髦”两个字。

所以才变通了一下,用的时兴,暗含“时下很流行、现在很兴这个”的意思。

“天竞时兴”家具厂,初期准备安置150名左右的工人,以及工厂管理干部。

还有销售人员、售后服务、家具安装师傅。

身为一位才20岁出头,一无靠山可用、二不是空降干部,简腾以一个白衣之身,忽地成为了150来号人工厂的厂长。

这种好事情如果是落到别人身上,恐怕别人睡着了都会笑醒。

但简腾心里清楚: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考验,来了!

简腾知道自己属于一个毫无根基、在当地毫无人脉,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连熟人都没几个的人。

如今罗旋给了自己一次考验成色的机会,同时却也把自己推出去,当了罗旋的挡箭牌...

事已至此。

简腾无论干与不干,都由不得他选择了,最后只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一个任命。

新建的家具厂,占地很大。

位于十里铺公社大院,往北7,800米左右的公社街道后面,一处远离居民区的开阔地带。

之所以把厂址选择在这里,那是罗旋考虑到:如果以后家具厂需要扩大规模,到时候就不用再费心费力的去征地了。

另外一点,就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了:

家具厂里木屑粉尘多,加上又有喷漆这个工序,稍不注意的话,就有可能引发粉尘爆燃。

为了预防万一,所以这座家具厂和十里铺公社街道上的居民区,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尤其是喷漆、打磨、开锯这些危险系数高的生产车间,更是将它们分散开来、单独修建在山沟里。

有鉴于家具厂占地广大,办公楼和大门的距离太远。

简腾为了应付这些上门来,问七问八的干部职工们,所以简腾干脆就把他的办公地点,搬到了门房处。

这一天,

门房来通报:“简厂长同志,外面有一位原木材厂副厂长,想见见你。”

简腾叹口气:“这位副厂主任,想必又是你得罪不起的人吧?”

看见满脸难堪的门房,简腾微微一笑:“请他进来。”

稍倾,

那位肥头大耳、身穿四个兜藏蓝色干部服的副车间主任入内:“简厂长同志...哟,没想到厂长同志这么年轻呐,哈哈哈,真是年轻有为呀!”

简腾点点头:“我很忙,长话短说好吗?”

那位副车间主任的笑容,瞬间冻结的脸上。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明明白白的现实,压倒了他内心里的不满:“哦,实在是抱歉,厂长同志您日理万机,确实很忙。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我这次来呢,就是想问问,不知道厂里对我是什么样的安排?”

简腾一边画喷漆空压机的结构图,一边头也不抬的回道:“你是杨栋梁同志是吧?

暂定你的新工作,是我们家具厂,第二车间喷漆班组副组长。”

“什么?”

那位姓杨的副厂长一愣:“我22级行政工资级别,来家具厂就只能下到车间里,当一个小小的班组长,而且还是副职?”

简腾点点头:“你的理解没错,确实是这样的。

目前你的行政工资级别,厂里暂定下调为27级,但会给你加上效益奖、全勤奖、以及特殊岗位津贴。

月工资,估计大致上在30块5毛的基本工资基层上,加各类补贴、奖金,最终到手43块5。”

杨车间副主任大怒:“为什么要这样编排我?老子当年24级行政工资级别,一个月拿44块5!而且还不用下车间去干活。”

以前这位仁兄,是不用下车间干活的。

上班的时候,就去点个峁。

然后把开水一打,热茶一泡,再找张报纸过来,翻来覆去的看,就连报纸的中缝那些蚊子申明,也是不会放过的。

大家都是混天度日熬退休呗!

只见简腾脸上平静如水,不喜不悲:“杨同志,那是过去式了。在我们这座工厂里,不养闲人。

如果你不服从我的安排,那就请你找我的上级部门,去向他们反应情况吧...你自己考虑一下。”

说实话,

在家具厂里的到手工资,其实和这位杨车间副主任以前的工资,差不多。

但没了车间副主任这个头衔,这让他以后在人前人后,如何能够抬得起头来?

所以千个不服的杨车间副主任恨声道:“可是,我好歹也是一个干部!”

“对呀,您现在也是一个干部。”

简腾笑道:“同志,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喷漆车间的副班组长。您以后,照样还是享受副主任级别。”

一听到自己工资收入上,没受到多少损失。

而且还能享受“副主任级别待遇”,杨车间副主任心里,虽说有点失落。

但在目前这种形式下,他心里勉强也能接受。

于是不放心的杨车间副主任,又问:“可为什么,厂里要把我调到喷漆车间呢?”

“因为你家里,已经有4个孩子了啊。”

简腾不紧不慢的回道:“您都是老干部了,在您的身上,并不会缺乏奉献精神对不对?”

杨车间副主任勉力点点头...都已经扯到“奉献精神”这些高大上的东西了。

谁敢说自己身上没有?

没有也得有!

其实简腾欺负杨副车间主任不懂:喷漆车间那种“洋油漆”,对人体的伤害很大。

尤其是对于传宗接代方面的伤害,更为严重。

如果是那些还没有结婚的年轻男女青年,原则上,是不允许他们进车喷漆车间去上班的。

哪怕这个车间里的工人,已经结婚了,但是如果他们还没有生育的话,喷漆车间也严禁他们进入。

而这位杨副车间主任,他今年都快四十来岁了,而且他家里也有好几个孩子。

喷漆车间,其实就只能用他这样子的人,去进行喷漆作业。

简腾笑道:“既然杨同志你甘于奉献,那就得把更好的岗位,留给那些年轻人,对不对?”

“呃...好吧。”

杨车间副主任今天来询问他自己的工作安排,原本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只因为,工业办主任罗旋那条线,杨车间副主任想尽了办法,也始终没能搭上。

而且,

据说罗旋对于原来的三家工厂里的所有干部们,都有一种厌恶的心理。

因此对于自己得到的工作安排,杨车间副主任勉勉强强也是能够接受的。

等到杨车间副主任告辞而去。

门房好奇的问了简腾一句:“简厂长,咋解他享受副主任级别待遇,我也是享受这个待遇。

就连主管厂区卫生、绿化的那个老孙,他也是享受副主任级别待遇啊?”

简腾哈哈大笑:“对呀!我们家具厂里,80%的干部职工,起步都是享受股长级别待遇。

其中享受副主任、主任级别的人,比例超过一半。

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我们人人平等嘛!”

门房一愣:这...这不是人人都当官了么?

简腾这一套奇奇怪怪的操作,可彻底把门房给整懵逼了:一个小小的家具,怎么大家都可以享受很高的级别待遇?

好家伙!

门房望着屁颠儿屁颠儿、喜不自禁远去的杨车间副主任的背影。

不由陷入了沉思:咱们天竞时兴家具厂,人人都当官了?

随随便便一根电线杆子倒下来,砸死的10个人里面,起码有8个都是股科级别的干部。

至于剩下那2个,其中一个是副主任,另外一个,自然就是主任级别的人了...

这是一个啥骚操作?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