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这个武圣过于慷慨 > 第212章 小黄鸟又飞走了

第212章 小黄鸟又飞走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刚回府邸,秦近扬就一头泡在宝营,有些不合适,显得自己急不可耐了,仿佛是专门为了宝营而来一样。

可秦近扬真的睡不着。

趁着夜色,他一个人来到宝营。

白天的时候,崔四掸已经把书房所有的机关都告知秦近扬。

吱呀!

密室们打开,秦近扬身形消失于黑夜!

……

【提示:检测到武学《莲妙真气》,可直接修炼至无极境,是否消耗潜能?】

……

秦近扬盘膝坐下,手掌放置在冰玉之上。

很快,一股寒气横冲直撞,几乎冻结了浑身上下每一条经脉。

彻骨的疼。

秦近扬深吸一口气,强忍剧痛。

所幸,他也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小弱鸡,玄功之痛都扛下来好几次,这种程度的寒气,不至于伤筋动骨。

……

姓名:秦近扬

身份:北鹰飞将

根骨:白玉级【下一阶段:珠光级(7999/8000)。请洗丹田钟三次。当前进度(0/3)】

武学:《东狮霞火诀(圆满)》《怖笑葬(圆满)》《无字承光诀(圆满)》《大江功(无极)》《莲妙寒气(无极)》

潜能:104125点

……

这一路上,秦近扬多多少少也赚了些潜能。

莲妙真气扣走不到10000点,目前还有10万+

潜能就是靠山。

安全感满满。

……

咔嚓!

咔嚓!

咔嚓!

秦近扬刚刚才掌握莲妙真气,冰玉表面居然有裂缝蔓延出来。

很快,冰玉四分五裂。

“果然,赵北鹰留下的阵法破了,这冰玉也就碎了!”

秦近扬摇摇头。

赵北鹰留下的阵法,一方面是破解冰玉禁制,另一方面,也是聚集宝营真气,来保护冰玉。

……

回到书房,秦近扬又在书架的暗格里,拿出了三本心法秘籍。

《润心诀》

《宽气诀》

《流涛诀》

这就是辅助莲妙真气滋养莲妙果的三部心法。

从名字判断,三部心法就平平无奇。

秦近扬坐下,把三本心法打开,仔细翻了翻。

果然。

这是三部很佛系的养生功法。

说起来,效果其实和大江功有些类似,都是那种默默积累真气,但耗费时间极长,还看不到什么效果的心法。

但凡是个正常武者,大概率不可能选择。

当然,大江功和这三部武学也有不可取代的作用,就是心法属性平和,修炼出来的真气人畜无害,和其他真气不会冲突,还可以叠加上去。

如果你修炼过阳刚的阳极心法,再修炼寒性功法,容易彼此冲突,严重时会走火入魔。

但这种平和心法没有类似隐患。

甚至,这种功法细润,还会默默守护丹田,让武者不易走火入魔。

看上去,这种心法也不是一无是处,甚至还可以给其他心法叠加。

可事实上,由于短板太严重,根本没有武者会选择。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丹药,同样的专注,用来修炼其他凶猛一点的心法那是又快又猛,效果出类拔萃。

正常人修炼一两部心法已经足够,真气的作用是武学招式的燃料,如果燃料耗空前还打不过敌人,就该考虑逃跑了。

对普通人来说,武学招式也需要时间修炼,怎么可能把时间全用在磨真气上,攒一肚子真气能有什么用?

“难怪,崔四掸的儿女们对我敌意这么大,从小到大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心法上,仅仅是为了北鹰飞将留下来的一个虚无缥缈遗言……还修炼到无极境……”

秦近扬叹了口气。

……

【消耗潜能11000点,《润心诀》无极境】

【消耗潜能12000点,《宽气诀》无极境】

【消耗潜能13000点,《流涛诀》无极境】

……

秦近扬一口气把三门武学都点到无极。

加上大江功,现在是四门心法叠加,秦近扬体内的真气已经滂湃到一个无法形容的程度。

莲妙真气是寒性真气,在四门武学的润养下,居然没有任何不适。

秦近扬甚至有把握再掌握一门火性武学。

反正无属性真气雄厚,可以无差别压制。

这三部心法虽然名字平平无奇,但都是北鹰飞将当年千辛万苦寻来的秘籍。

它们之所以籍籍无名,原因是修炼门槛太高,并不是心法本身弱。

崔四掸之前简单介绍了一下,这种心法虽然在朝堂和江湖并不多见,但一些世外高人追求逍遥长生,不痴迷打打杀杀和功名利禄,所以他们一生都在修炼这种平和心法。

秦近扬甚至有一个冲动,想去和五品比一比真气存量。

但真气足,仅仅是存储的能源多而已。

武者得有相应的精妙武学招式,才能把真气轰出去。

……

秦近扬又回到宝营。

他看崔四掸一辈子忠心耿耿,不愿意和他的儿子们闹别扭,免得让老人家为难。

所以,决定自己一个人试试。

想让莲妙果成熟,只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是莲妙真气。

寒性真气和莲妙果同源,是重要养分。

第二,是同时施展三部养生心法,来保护莲妙藤蔓。

北鹰飞将当年尝试过好几次,最终才总结出来,必须三部功法同时施展,缺少一部都支撑不住。

嗡!

秦近扬凝神静气。

他左手把莲妙真气的寒风覆盖在莲妙小苗上空。

同时,右手施展出精妙真气。

三股真气缭绕而出,形成一层细密的保护罩。

秦近扬额头有汗珠滴落。

他的头开始剧痛。

以前根本没用这种方式操控过真气,其难度之高,对精神消耗之巨大,简直让人发疯。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嘲讽秦近扬是疯了。

绕开了武学招式,直接让真气离体,还要小心翼翼,去保护一株嫩苗。

正常人做不出这种事情。

更让人发疯的是,秦近扬居然同时操控着四股真气。

别说他一个三品。

就是四品武者过来,也很难同时操控两股真气离体。

噗!

秦近扬突然脸一黑,直接散了真气。

支撑不住了。

失败!

他大口喘着粗气,天灵盖火辣辣的疼,头顶仿佛着了火一样,精神都有些恍惚。

太难了。

同时操控四股真气,根本就不可能精准。

秦近扬害怕会伤害到嫩苗。

更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丹田经脉。

“算了,等等崔四掸那边的情况吧。如果他的子嗣愿意帮忙,还是人多力量大!如果拒绝,我就再找几个人,反正有无字承光诀。”

秦近扬自言自语了一句,起身离开宝营。

他也不急。

晋升根骨的宝贝而已,秦近扬也不稀罕。

……

清早!

秦近扬刚出门,看到崔花勇站在门口。

“有事?”

秦近扬打量着崔四掸这个闺女。

确实美。

腿也长。

习武之人,穿衣没有那么多遮遮掩掩,虽然有长裤,但双腿浑圆无赘肉,线条修长,充满力量感。

皮肤更是白的发亮。

但个头太高,快一米八了。

“爹爹心脏有些疼痛,需要闭关疗养一两天,令我来请罪,请求少主原谅!”

《诸世大罗》

崔花勇面无表情,弯腰抱拳,客客气气道。

“没事,让老爷子休息吧。”

秦近扬点点头。

“谢少主!”

崔花勇迫不及待直起腰:“爹说过,这几天让我伺候少主。”她又补充道。

这一次,秦近扬听出了一些不情不愿。

“我初来乍到,你们兄妹几个,心里都不服气?”

秦近扬笑了笑问道。

他能看得出来,崔花勇只是讨厌当下人,对自己没有敌意。

“确实不服气,但做人要有良心!”

“我们的国家被打败,我们国民全部是奴隶,如果没有北鹰飞将,就没有崔家……你是北鹰飞将的后人,那我就是下人奴隶!”

“如果你喜欢跪着说话,我也可以下跪!”

话落,崔花勇就要跪下。

她从小在皇都长大,知道这些达官贵人的规矩多,对下人更是苛刻。

“起来吧……回头你转告老爷子,从今天开始,北鹰府谁都不许下跪,我讨厌下跪!”

秦近扬道。

“啊……”

崔花勇愣了一下。

不许下跪?

还有这好事?

突然,她觉得眼前这个少爷,好像有点意思了。

“少爷,您接下来有什么吩咐。爹说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无条件做什么!”

崔花勇又抱拳道。

“你什么根骨?”

秦近扬问。

“白玉……白玉初阶……惭愧!”

崔花勇犹豫了一下,如实告知。

她并不是要保守秘密,而是奇怪,少爷问根骨干什么?

不对。

难道他有特殊想法?

秦近扬来皇都前,两个哥哥就打听过他的底细。

根据消息,少爷以前只是个杂役,根骨只是铁树……但后来,他在戚佅城突然崛起。

修为突飞猛进……

肯定是得到了什么机缘奇遇。

难道……

是魔功?

可以抽走别人根骨的魔功?

大哥和二哥以前就分析过,魔功的可能性极大。

果然,他要吃人了。

突然问自己根骨,一定是要抽走自己的白玉根骨!

崔花勇心跳加速。

“你的两个兄长是什么根骨?”

秦近扬皱了皱眉又问道。

“啊……”

崔花勇见秦近扬表情失望。

难道……我不配让他抽走根骨?

白玉初阶不配?

一时间,崔花勇心里甚至有些失落。

“大哥和二哥都是白玉高阶……四弟白玉中阶……我是崔家最差的!”

崔花勇如实说道。

“不错,你们这一家子,都很厉害啊!”

秦近扬点点头。

“运气好而已,多亏了老爷当年的救命之恩!”

崔花勇又道。

“你放心吧,如果不愿意留在府里,就出去过日子!我自己去劝崔老爷子,让你们兄弟姐妹都自由。”

“这些钱你拿着,置办些衣裳去……顺便帮我跑个腿……”

“钦差穆石地被抓在死牢,你打听打听,皇帝要怎么宣判……”

秦近扬拿出几枚金叶子,直接递给崔花勇。

他观察了一下,崔花勇身上的衣服布料并不算精细,甚至有些将就。

仔细一想,秦近扬又明白了。

崔四掸这老头,认为北鹰府所有银两收入,都属于北鹰飞将,他崔家只拿属于自己俸禄的那一份。

老大和老二已经成家,丈母娘家可能富裕,也可能自己在外有生意,所以不缺银子。

崔花勇不一样。

首先,她一个女人,不可能在外做生意,也没有婆家,没有额外收入。

其次,她虽然也在御林军,但女人只能守护后宫,俸禄甚至不如男武者多。

虽然是白银根骨的天骄少女,但经济真的捉襟见肘。

“给我的?这么多?”

崔花勇目瞪口呆。

这可是好几张金叶子啊。

秦近扬分析的没错,崔花勇其实很穷很穷。

她修炼速度快,完全是沾了宝营的光,幸亏离开皇都前,专门交代过父亲,允许崔家使用宝营修炼,否则父亲一定会选择荒废宝营。

“赶紧去办事……跟着少爷混,银子够花!”

秦近扬笑了笑。

……

刚吃过午饭,崔花勇急匆匆回来。

她在御林军也认识不少人,虽然刑部很难渗透,但穆石地的事情,已经不算什么秘密。

“穆石地过两天就要被问斩,欺君之罪已经坐实,罪无可恕……”

“钦差的儿子穆志和已经上了通缉告示,左丞相亲自下令,谁能活捉穆志和,奖励白银千两,赏一颗源心丹……”

“穆家府邸已经被抄家,所有家眷驱逐出府,自谋生路。”

崔花勇把打听到的消息说给秦近扬。

去打听消息的路上,她已经换了一身漂亮衣衫。

女孩子,终究是爱美。

“一颗源心丹,够大手笔的!”

秦近扬叹了口气。

不久前,穆志和还是意气风发的钦差之子,其名字还排在面圣名单第一位。

这一眨眼,居然就成了通缉犯。

唉!

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千万别被察觉。

“我听御林军的同僚说,穆石地其实应该被判诛三族,但朝堂有一批人极力说情,最后圣上才决定,只斩他们父子两个!”

“可惜了穆志和,我以前还见过他一次。他也是个傻子,亲爹擅自动用脏银,他不阻拦也就罢了,还帮钦差贪腐……”

崔花勇又感慨了一声。

……

下午!

秦近扬心情郁闷,一个人在街上闲溜达。

走到一条陌生街道,秦近扬感慨着皇城繁华,突然,胸膛里的小黄鸟居然动了一下。

扑棱棱!

眨眼时间,小黄鸟朝着远处飞去。

秦近扬立刻警觉,跟着小黄鸟就跑。

很快,小黄鸟停在一个小院子的房檐上。

“还没开门呢,买丹药得明天排队!”

有个年轻妇人正巧要进门,就提醒了秦近扬一句。

院子里有药味,这里应该是医馆……

“多谢!”

秦近扬笑了笑。

小黄鸟飞到这里,应该和神医有关。

吱呀!

妇人打开大门。

正巧,有个青年在院子里伸懒腰。

“史英南!”

秦近扬喊了一嗓子。

“我……秦……秦兄……”

院子里的史英南一声尖叫。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