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武侠:开局斩杀谢晓峰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黄雀在后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黄雀在后

一个是剑仙之剑,招式缥缈,青天白云,宛如羚羊挂角,不着与物。

一个是阴邪之间,剑走偏锋,阴气森森,杀气腾腾,剑未至,势先到。

快。

很快。

屋子里只看到两个人影不断闪烁。

皇帝能听到那噼里啪啦的金铁交鸣之声。

只是看了一会儿,皇帝心里已经给南王世子判了死亡。

世子的强,强在剑法,他是在学习叶孤城,而不是自己是叶孤城。

曹正淳则不同,他的剑法虽然是辟邪剑谱的路子,却是以自己的心意练就,剑法完全属于自己。现在两个人交锋看起来不相上下,其实是因为曹正淳剑法尚不纯熟的缘故。

一旦曹正淳熟悉了世子的剑法,那就是世子死亡的时候。

相比较室内的情况,皇帝更在乎外边。

屋外寂静无声,一点杂声都没有,让皇帝感觉心里隐隐有些发慌。

除了曹正淳之外,他在外边还有‘鱼家兄弟’,四个人联手结成剑阵,足以匹敌绝顶高手。在这个时候他们居然没有进来护驾,这一点很反常。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鱼家兄弟虽然古怪,对于这一点倒是遵守的很,跟在皇帝身边多年,做事一直很稳妥。

又过几十个回合。

南王世子的剑法变化已经被曹正淳熟悉,他找了一个破绽,引得世子上钩,而后一剑刺出,锋利且阴柔的剑气冲入心口,震碎了他的心脉。

“唔!”

感受到心脉的衰弱,南王世子连忙后退,坐在了龙椅上,他的嘴里开始溢出血液,“咳咳,现在我就要死了,上官飞,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难道这个时候还不能告诉我吗?”

随着这话出来,殿门口传来一声叹息。

曹正淳连忙转身,看到上官飞后,立刻回到了皇帝身边。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有图谋,不要告诉我你是准备效忠皇帝!”看到上官飞出来,南王世子露出了凄惨的笑容。

他失败了。

失败在太相信上官飞。

他觉得今天如果把上官飞换成叶孤城,那胜利的人肯定是自己。

上官飞道:“我自然是效忠皇帝。”

“不可能,我不相信!”南王世子面目狰狞。

皇帝也觉得莫名其妙。

如果上官飞真的是想效忠他,在之前出手也能卖他一个人情。现在事情都落下帷幕,他过来也落不到什么好处,还不如不出现。

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啊。

“陛下,请!”

上官飞没有在意里面三个人得目光,转身朝着外边说了一句。

袍色明黄,领袖俱石青片金缘,绣文金九龙,列十二章,间以五色云,领前后正龙各—,左右及交襟处行龙各一,油端正龙各‘,下幅八宝立水裙左石开。

这是龙袍。

更关键的是,从上官飞身后走出来的人,和皇帝长得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

皇帝惊了。

这个世界有南王世子一个人长得和他类似也就罢了,怎么还有第二个人。

“不,你是公孙兰。”

相比较皇帝,南王世子很快便想明白了一切。

“她得容貌是假的,而且她是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当皇帝。上官飞,我愿意成为你的傀儡,你快点救救我,我知道你有办法。”

南王世子不想死。

他想活着。

在这个时候,他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相比他,皇帝有自己身为皇帝的矜持。

哪怕是死,他也不容许自己低头。

“世子,你以下犯上,罪不容恕,我怎好为了你,枉顾朝廷法律呢!”上官飞开口拒绝了南王世子的请求。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现在上官飞已经不在乎南王世子是真心,还是假意,他要的是万无一失。

至少在皇帝这个事情上,他要保证万无一失。

“朕倒是想知道,你准备如何用这个人来代替朕?”皇帝伸手推开曹正淳,把自己显露在上官飞的面前。

他不怕死吗?

当然不是。

皇帝也怕死。

只是比死亡更重要的,是他的尊严,作为皇帝的尊严。

“陛下好气魄。”

方程看看皇帝,在看看南王世子,不由的摇摇头。

假货始终是假货。

底气不足。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陛下,你觉得皇帝是什么?”

“皇帝是这个天下的主人,是这个朝廷唯一的王。”

“我的看法倒是和陛下有些差距,我认为皇帝只是一种权利,只要所有人认为这位是皇帝,那她就是皇帝。”

真假无所谓。

真正忠君爱国的人有,可大部分人还是为了自己手中的权利。

他们需要的只是展示自己手段和能力的平台,真正是谁坐在龙椅上,这些人在乎吗?

皇帝思考了一下上官飞的话,面色不满,“朕乃是九五之尊,乃是先皇的嫡子,你如此大不敬,这皇宫的人,这朝廷的大臣,这天下的百姓,谁都不会答应的。你以为自己能够瞒过天下人吗?”

“瞒过天下人?”

呵呵。

上官飞冷冷笑了。

“陛下,你当选这个皇帝,可曾问过天下人得想法?”

“陛下平常接触的人,也不过是后宫的几位嫔妃,和一些宫女,这些人是很识时务的,她们就算是对皇帝的异常有所怀疑,也绝对不会大张旗鼓的说明。人心利己,就算是有几个不长眼的站出来,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那也没有问题,只要派人除掉这些人就好了。”

“朝廷的大臣也一样,只要皇帝不私下召见他们,他们能说什么?”

“就算是有人告诉他们,谁敢相信,谁敢站出来!”

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

是的。

上官飞自己也觉得疯狂。

可是那又如何。

上官飞已经不想太多了。

这个天下,对他来说太小了。

江湖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一统江湖。

皇宫的人是最现实的,乱说话的人,早就死在了后宫的各个枯井里。后宫各个嫔妃和皇帝的饮用水,都是从山上运来,而不是从井里捞出来的。

想要在皇宫里生存,最主要的就是少看,少听,少说。

人命,尤其是太监和宫女的人命,是皇宫里最不值钱的东西。

“我不信!”

皇帝皱眉,他不相信朝廷会这样,那么多忠心的大臣,如果都是这样,那这个国家对他来说就没有必要了。

他相信自己的妃子,如果她们发现皇帝是假的,肯定会想办法的。

肯定会。

“既然你不信,那我们可以打个赌。”

“一个月之之后,如果我说的对,那么我会把你完好无损的送回来,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心甘情愿的去死,怎么样?”

“好!”

皇帝只能答应。

临走之前,他看了看曹正淳,对着他使了一个眼神。

意思很明显,你可是我的宠臣,你要是能做到,我回来之后给你升职加薪,一定要帮我啊!

抬手,上官飞在皇帝的脑袋上轻轻一拍。

而后皇帝立刻倒在地上。

“曹大人,现在我已经封了皇帝的五感,接下来到你选择了,是选择默不作声,还是选择把这个事情公布于众?”

选对了,可以活。

选错了,只能死。

曹正淳叹息一声,他不想死。

上官飞给他的压迫感太强了,他完全不是上官飞的对手。当然,他不会承认,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对于皇帝如今的遭遇,隐隐有种开心的感觉。

“小的曹正淳,叩见陛下!”

曹正淳对着公孙兰大礼参拜。

“爱卿平身!”

公孙兰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曹正淳是上官飞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步骤,如果曹正淳不配合的话,那么接下来皇宫内部免不了会血流成河。

“天色不早了,爱卿先回去休息吧,对了,这南王世子的尸体,就劳烦爱卿派人给南王送过去。传朕的旨意,南王是朕的皇叔,在这件事上,朕给他一个体面,请他自尽吧!”

“遵旨!”

曹正淳没有废话,起身提着南王世子和王安走了出去,只留下上官飞和公孙兰站在那里。

“当皇帝的感觉怎么样?”上官飞向前两步,伸手揽住公孙兰。

她得容貌可以变化,身材却不能变化,宽大的龙袍下,她得躯体玲珑有致,配合她这一身龙袍,让上官飞有了别样的感觉。

“感觉也就这样,不知道明天早朝会不会出现事故。”头一次当皇帝,公孙兰还有些担心。

“放心,平时皇帝怎么做,你已经熟悉了,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的行动就好了。而且我这段时间会隐藏在你身边,如果有人发现异常,我也好亲手解决。”

公孙兰伸手在脸上一抹,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容貌。

“你刚才和皇帝打的赌,如果真的有人敢说出实情,那我真的要把这些让出去吗?”

想想自己接下来成为皇帝,公孙兰还是蛮开心的。

当一个圣明的皇帝是很累的,可要是当一个昏君的话,那是要多清闲,有多清闲。

“为什么会这样想?如今一切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让出去。”

“可你刚才不是对皇帝说……”

“我骗他的,有人敢说不行,那就杀了,宫女和太监问题不大,最主要的就是几个嫔妃,接下来只要不宠幸她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不,我是皇帝,如果不宠幸嫔妃,肯定会引起人得怀疑,所以我决定接下来开始,从皇后到嫔妃,每天按时翻牌子。”

上官飞有些懵,“你是女人,那些嫔妃也是女人,这样不就露馅了吗?”

“那又什么,这样不更好吗!”

公孙兰伸手捏着上官飞的下巴,笑道:“这些可都是皇帝的女人,你就不想试试?”

“我不想!”

上官飞的回答很爽快。

“呵呵,如果不是了解你,我还真的被你骗了。”公孙兰伸手向下,抓住上官飞的要害,“你的身体反应,可说明了一切,明天开始我就安排,到时候看看这些嫔妃是怎么想的?”

“明天不明天的再说,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惩罚你!”

……

紫金山顶。

沉默了许久的山顶,伴随着西门吹雪睁开眼,而变得气氛紧张。

“好冷,难道是变天了?”有个一流高手紧了紧衣服,好奇的看着四周。

“这是五月了,都是夏天了,怎么可能变天。”

“别说话,是西门吹雪的剑意影响了天气。”前面传来木道人的声音,随着这句话出现,外边的人群瞬间闭嘴,眼睛齐刷刷的落在了中间的两个人身上。

“久等了!”

西门吹雪的眼神中只有叶孤城,而叶孤城看到西门吹雪这样,也露出了满意的眼神。

“只要你能恢复到巅峰,现在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在叶孤城眼里,现在西门吹雪身上的情丝已经斩断的差不多,剑意更加纯粹,已经可以影响周围人得体感。

不错,是体感,而不是天气。

这些人感受周围的天气变冷,不是真的天气变冷,而是他们的心感觉到了寒意,由心及外,让他们感受到了冷意。

“能和你交手,是我的荣幸。”

西门吹雪郑重道:“虽然现在的我还不是最完美的状态,不过足够了。”

随着斩断情丝,西门吹雪对于自己未来的剑道有了更加清晰的领悟。

无情剑。

人生有情,而剑无情,两者不可兼容,唯有以心练剑,以心悟剑,才能达到最后的巅峰。

“如果我死了,这把剑你拿着,到时候扔了也好,当废铁也罢,我不希望自己的剑,落在庸碌之人的手里。”叶孤城看着手中的寒铁宝剑,对着西门吹雪说道。

诚于剑。

他希望自己的剑,能够在自己死亡后能跟随一个真正的剑客,而不是被其他人随意的拿在手里,那是对剑的侮辱。

“好,如果我死了,也请你把我的剑拿着。”

两个高手惺惺相惜,如果他们不是剑客,如果今天他们不是在对决,他们将会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知己。

“出招吧!”

“请!”

随着两个人话音落下,空中瞬间出现了数道身影,这些身影各个持剑,有得向前,有得向后,有得向左,有得向右。

而等到那些残影消失之后,周围才出现了‘叮叮’的宝剑碰撞声音。

围在外边观战的顶尖高手,此时全部屏住了呼吸,他们害怕自己的呼吸影响了这次百年难遇的决战。

这样的战斗,任何的影响都是一种亵渎。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